后面跟踪的两位地仙终于追到这里。

还未到,已经感觉到这里充斥着强大的煞气与杀气。

这附近都是荒山,没有普通人,而一条小路进去,便是这个武者聚集的组织。

看到另一个地仙与徐振东对战时,还是有几分好奇。

“赵哲翰地仙,一个而已吗?难道我们猜错了?金叙端并未在此。”

屈万机有些惊愕的说道。

他们根据五色祭坛追踪到此,按理说应该没错的。

“就算我们错了,徐天君会错吗?”

燕朝歌地仙看向徐振东和赵哲翰两人,继续说道:

“地仙一般不会出来惹是生非,徐天君与他杠上了,只能说我们的猜测没错,另一个祭坛就是这里,只是为什么金叙端没有出来和赵哲翰并肩作战,我也不清楚。”

“先看看吧!”

屈万机也不清楚,只能是先看看再说。

英伦范女生扎小辫子雪地纯净唯美写真

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棒子国这百年来并未有地仙产生,对吧?”

“是的。”

“那这么说,徐天君几乎已经得罪了棒子国的全部地仙了,得罪了七个地仙,还剩下两个至今没出现。棒子国是九个地仙吧?”

屈万机眉头一皱,似乎感觉有点不妙。

“好像还真是,以后估计徐天君再踏入棒子国地界是不可能了。”燕朝歌也幡然醒悟。

“现在得罪这么多地仙,能不能出去还是另说,咱们赶紧出手吧。”

屈万机想想都有些怕。

地仙不可能永远待在自己的国家,一定会出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寻找遗迹,到时候肯定会被人联手震杀。

而徐天君这下子得罪这么多地仙,万一以后这些地仙联手,徐天君岂不是出不了国门了?

“不急,我们且先看徐天君如何斩杀赵哲翰,他手中的怨煞棒可不不简单,还记得两百年前,我们华夏一位地仙在遗迹时,就是被他的怨煞棒杀死的,并且被它吞噬了灵魂,我做梦都想杀了赵哲翰。”

一提到这事,燕朝歌就非常生气。

进入遗迹,属于非常混乱的状态,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斗。

当利益发生冲突时,就会引发战斗。

当时一位华夏地仙就与赵哲翰发生了冲突,最终华夏地仙战死。

那位地仙是神龙组的强者,国之武者。

“那我们上吧!”屈万机的职责与燕朝歌不一样。

燕朝歌属于昆仑,而昆仑的神秘他是知道的,他也知晓昆仑的一些秘密,所以明白燕朝歌的愤怒。

但他的千机门与昆仑不一样。

不过他此刻只想带着徐振东走,不能让他发生意外。

“等!让徐天君杀他。”燕朝歌依旧坚定的说道。

“……”

屈万机有些无语,心中有愤怒,又不上。

行吧,那就让徐天君杀他。

两人继续看去。

徐振东已经一剑斩杀过去,纯青色的剑芒炸裂而起,月光在这一刻,仿佛都被染成了青色。

怨煞棒也丝毫不弱,带着浓烈的煞气的棍棒,似乎要搅动着片天地,那种吞噬的阴暗之力,仿佛来自地狱般,非常强势,张牙舞爪。

哐当——

激烈的碰撞,无尽的激流荡起,无尽的毁灭扩散四方。

周边的建筑物不断倒塌,轰隆隆响起,非常让人承受。

下方的武者们早已跑掉,地仙的战斗太疯狂,完全不能靠近,只能躲得远远地,感受那边传来的余威。

火光四射,根本看不清两人的身影。

剑光与煞气的碰撞。

骤然间,冰冷的剑光暴涨而起,纯青色的剑芒嘶啦的倾泻而出。

随之一声惨叫传来,赵哲翰双手紧紧的抓住怨煞棒,身躯横飞而去。

而随即,徐天君的身影一瞬而至,手中长剑举起,剑光耀起,一剑斩去。

尽管还在横飞中,但赵哲翰预感到危机的到来,手中的怨煞棒一横,即使挡住,而身躯就会被震荡得更加厉害。

不断横飞后退,最终撞击在一栋大楼上,直接没入,整栋大楼本来有些摇摇欲坠,这下子整栋倒塌而下。

徐振东这才停下来。

静静的看着倒塌的大楼,一身剑气纵横,屹立虚空。

“果然强大!”

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带着着急的喘气声。

嘭!

整个人从废区中腾起,手中的怨煞棒始终不能离手。

披头散发,一身灰尘,身上还带着多处伤痕,嘴角的血迹最为明显。

“这把剑与李彩楠从华夏得来的那把很相似,据说那种古剑,华夏有八把。不愧是古剑,确实很厉害。”

赵哲翰披头散发得像个疯子,但依旧忍不住赞赏对手的长剑,一身气势未减,杀气横生。

此华夏人很强,他不得不谨慎,面色十分凝重。

嗖!

一道身影出现,也是从这废区中出现,站立在赵哲翰的身边,两人并肩而站。

“赵哲翰地仙,走吧,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有怨煞棒也不行!他太强了。”

金叙端出现了,他不能再躲了,即使之前没有出来参与战斗,但能感受到两人战斗的激烈,而且自己的朋友赵哲翰一直不敌。

如果不是怨煞棒挡着,他估计已经死了。

“我是兄弟,我怎么能走呢!要走一起走!”赵哲翰还是很有义气的。

“好兄弟!”金叙端感激的说着,捂住胸口,说道:“我现在已经身受重伤,必定跑不掉,跑还有一丝机会,徐天君可不会手下留情,即使我们两人鼎盛时期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被时空乱流伤的遍体鳞伤。”

两人互相推辞。

徐振东的眼眸看向金叙端,还是微微有些惊愕的。

他之前虽然也伤到了金叙端,但都不是很严重的伤势,可是现在看来,他的伤势极其严重。

他不就是利用一个东西逃跑吗?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居然能把他伤成这样,几乎是重伤之躯。

徐振东疑惑之时,一棒砸来,带着强烈的煞气,还有一道剑光,若寒剑光而来。

两人争执不下去了,只要一起上。

“哼!”

徐振东一声冷哼,疯狂运转真气,乳白色的剑芒开裂,展露出纯青色的剑芒,凌厉万分。

一剑西来,剑斩落日,横强无匹的一剑,让人恐惧。

无穷无尽的草木之力汇聚而来。

铿锵——

一剑斩两人。

激荡的轰鸣,震耳欲聋的声音荡起,两人横飞,口中吐血,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染红了月光。

徐振东的身影瞬间而至,这一刻,他想要杀的是赵哲翰地仙,惊鲵剑刺去。

噗……

鲜血狂飙,一剑刺穿喉咙。

整个人睁大眼睛,嘴角溢血,手中长剑掉落。

金叙端用尽最后的一丝力量,替赵哲翰挡下这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