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条件?”老僧问道。

慕容复诡异一笑,“现在还没想好,想好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老僧眉头微微一皱,慕容复又补充了一句,“反正不会让你做什么危害少林寺的事就是了。”

老僧沉吟半晌,“也不能是危害天下苍生的事。”

“好!”慕容复当即答应下来,心中想道,反正我让你拯救天下苍生也行。

他对老僧的身份,有了几分猜测,却是不大肯定,此外,老僧为何要这般护着萧远山,却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若说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他是不大相信的。

老僧点点头,“施主请出招。”

“那晚辈就不客气了!”慕容复轻笑一声,脸色陡然严肃下来,双手猛地一张,劲风骤起,阁楼中无数经卷被吹散,飞的满天都是。

其余众人不禁后退了几步,让开位置。

只有老僧一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不仅如此,就是他身上的衣袖、须发,也未曾动弹一分。

忽然,慕容复变掌为爪,漫天爪影蜂拥而出,顷刻间,将方圆数丈范围淹没,阁楼一小半的空间仿佛变成了阴森鬼蜮。

萧峰父子、慕容博等人一见如此威势,又往后退了几步,玄澄等人则是不断挥动衣袖,企图将那些经卷扫到别处,以免被毁,不过无论二人如何发力,却始终难以建功。

红唇长发女孩森女系装扮温暖阳光知性迷人写真图片

老僧终于动了,只见他双手轻按,那些被卷起的经卷立即下坠,安然落地,随即劲风一起,连带着周围的书架,被扫了出去,腾出一片方圆六七丈的空间来。

至于那些凌厉无比的爪影,到得他身前数尺处,便“噗噗噗”的,自动碎裂消失,仿佛身前步了一层透明屏障。

慕容复脚尖一点地面,身形陡然暴掠而出,双手半握成爪,抓向老僧咽喉和胸口。

老僧神态从容,左手上扬,右手轻摆,看似缓慢无比,却是正好挡住慕容复的杀招。

慕容复右手一翻,自下而上,左手一抖,自左而右抓出。

老僧手肘微沉,双手上下一合,恰到好处的挡住。

二人出招速度都算不上快,却有种难言的韵律在其中,一股异样波动缓缓散开,周围爪影已经消失不见。

“这……”周芷若与萧峰均是大感意外,眼前这二人的武功登峰造极,放眼整个武林,只怕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本以为二人的交手,必定是惊天地泣鬼神,声势骇然之极,没想到竟没什么动静,颇有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萧远山与慕容复似是看出二人心中想法,萧远山神色凝重的说道,“峰儿,你是不是觉得风平浪静,不过如此?”

萧峰脸色微红,但着实禁不住心中疑惑,“孩儿也知道他们二人交手必不简单,心知有异,却看不出哪里不简单,爹爹可知何故如此?”

萧远山摇摇头,大有深意的说道,“这二人的武功,已经到了常人终身难以企及的境界,你用心去看,自可发现一二。”

周芷若则是看了李莫愁一眼,李莫愁会意,“你瞧师尊周围散落的书卷。”

周芷若定睛看去,只见二人周围散落了不少书页经卷,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二人周身劲力交缠,却风平浪静,经卷纹丝不动。

“师尊曾经说过,”李莫愁淡淡开口道,“大道至简,动即是静,静即是动。”

“李姑娘说的不错,”慕容博点点头,感慨道,“武功的最高境界,就是要忘记所有招数,抛开一切形式,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又是何等之难。”

“你瞧他们二人交手,招数平平无奇,无波无澜,其实每一招中,包含的武功路数不知凡几,近乎融合了天下所有的招数,一掌即千掌,一指即千剑。”

玄澄也叹道,“别看他们周围的空间无风无浪,但此刻哪怕是一只蚊子从他们周围飞过,也会被绞成碎片。没想到大师的武功修为,已经到了如此境界,小僧不及,远远不及也。”

阁楼中的人,除了周芷若之外,都是武学造诣极高的人,虽然看不出二人的武功奥秘,但也能窥得一二,一时间,均是若有所悟。

几人说话间,慕容复与扫地僧交手过百招,双脚从未离开过原地,就是身形,也不偏不倚,相对而立,动作看似缓慢,其实只有二人清楚,他们交手已不下千招。

忽然,一道劲风自慕容复身旁掠过,撩起几根发丝,凭空断裂,缓缓飘落。

扫地僧眼前微微一亮,轻声叹道,“施主,你心动了,也败了。”

“那可未必。”慕容复沉声说了一句,双掌猛然出击,这一次,没有半点半点花里胡哨,也没有什么招数融合,有的只是磅礴无比的内力,显然,他想以力取胜。

“不可!”扫地僧面色大变,急忙唤了一声,若二人以内力相拼,必定是石破天惊,小小的阁楼,根本承受不住,但慕容复双掌已到身前,若不抵挡,只怕自己顷刻身死,无奈只好同样以双掌回击。

果然,只听“砰”一声大响,四掌相接,一道强横无匹的劲力,朝四面滚滚扫荡而出,所过之处,尽皆化为粉尘。

“经书!”方证惊呼一声,想要上前抢救,却被玄澄一把拉住,转身跳出阁楼。

而慕容博等人速度也是不慢,转眼间已消失在阁楼中,倒是萧峰有些担忧的望了扫地僧一眼,驾着萧远山,猛地一跺脚,身形拔地而起,冲破阁楼屋顶。

“轰隆隆……”一阵惊天巨响传出,几人刚刚跳出阁楼,藏经阁立即开始崩塌,烟尘四起,瓦屑纷飞。

“发生什么事了!”场中群雄登时吃了一大惊,仰首张望。

少林诸僧见此一幕,登时心神震荡,几个长老白眼一翻,晕倒过去,就连玄慈方丈身子也摇摇晃晃,差点倒下。

虚竹急忙将他扶住,“爹爹,你怎么了?”

“藏经阁,藏经阁……”玄慈方丈口中不断喃喃着。

藏经阁是少林寺重中之重的地方,数百年来,也曾经历过无数次火灾、兵灾、人祸,但始终屹立不倒,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藏经阁还在,少林寺就一直在。

现在藏经阁塌了,对少林诸僧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糟糕,公子出事了!”慕容家一席,众人面色大变,想也不想的朝藏经阁所在方向疾掠而去。

群雄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禁不住心中好奇,纷纷朝藏经阁奔去,他们心中还有一个想法,若是能够趁乱捞上几本少林绝技,或是武学典藏,岂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俗话说法不责众,少林寺虽然厉害,但这么多人一起抢了经书,事后少林寺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一众少**僧,早已六神无主,根本没反应过来,而且就算反应过来,这么多人,他们也拦不住。

“哎,青书你干什么去?”俞莲舟忽的一把抓住宋青书手臂,开口喝问道。

宋青书一愣,却见几位师叔都老神在在的坐着,就连一向急公好义的七叔也无动于衷,不由有些奇怪,“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坐下。”俞莲舟脸色一沉,低声喝了一句。

宋青书不解,张松溪低声解释道,“少林寺的人总说你太师父是少林叛徒,武当派的武功也都传自少林寺,你这一去,就更加百口莫辩了。”

宋青书这才恍然明白过来,连忙坐回原处。

过得半晌,偌大一个广场上,只余武当、真两派,其余各派之人,均奔向藏经阁所在位置。

“丘掌教、武当诸位,老衲在此多谢了。”玄慈缓过神来,朝着两派之人行了一礼,又说道,“事出紧急,老衲先失陪了。”

玄慈不愧是当了多年方丈的人物,往少林诸僧中一站,众人心神大定,随后玄慈一条条指令快速发布下去。

藏经阁下方不远处,静玄正好接住身形狼狈的周芷若,“掌门师妹,里面出什么事了,怎会……”

话未说完,便被周芷若打断道,“静玄师姐,我还要进去救人,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是峨眉新任掌门。”

“师妹……”静玄大惊失色,想要说点什么,周芷若的身形已消失不见。

小昭、双儿以及听风等诸女也都飞身而起,跃向藏经阁二楼,只是此时的藏经阁早已被漫天烟尘包裹,碎石乱木,根本看不清楚其中的情况。

“公子……”

“慕容公子……”

众人不知道的是,此刻,慕容复与扫地僧仍是保持着四掌相接的模样,不过周围劲气交缠,激烈碰撞,隐隐形成一个平衡,砸下来的滚木圆石,纷纷被弹了开去。

“施主,你苦苦相逼,致使半个藏经阁被毁,可谓罪孽深重。”扫地僧略显急促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怒意和悲戚。

“那又如何,”慕容复则是冷笑一声,“少林寺号称武林正道魁首,这些年却是过得有些安逸了,只知道争名逐利,斤斤计较,丝毫不理会苍生疾苦,我看是时候退位让贤了,毁了藏经阁,也能让他们冷静一下。”

“难道施主所作所为,就是为天下苍生了么?”扫地僧目中陡然闪过一丝冷意,“不过一己之私,皇图霸业而已。”

二人说话间,碎石不断落下,除了二人所立之处,别的地方已被填满了石土木头,这般僵持下去,只怕二人也要被埋。

“你果然不简单。”慕容复淡淡一笑,“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想要解救百姓苍生,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天下一统,本公子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