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为大地披上了缕缕的霞光。

清舒走在路上,心情别提多愉悦了。在桃花村呆了三天,终于可以回去了,

张巧巧扶着顾娴说道:“大嫂,你带着清舒住在县城到底不是个事,还是回来养胎比较稳妥。”

林老太太让她当说客,她也不敢不听。

清舒闻言立即说道:“我们在县城一直都好好的,回到家里就遭了贼。”这意思是县城更安,桃花村比较危险。

张巧巧毕竟不是韦氏,没那么厚的脸皮,听了这话很是尴尬。

见顾娴瞪着她,清舒不敢再说了。

来到河边正准备上船,就见一个小男孩从草丛里冲了出来。

小男孩将手里捧着的红艳艳的刺莓果,递到清舒的面前。

清舒看到小男孩手上的刮痕,心里很不是滋味。

张巧巧惊得不行:“要死了,你怎么跑这边来了?”说完,就要将小男孩赶走。

清舒拦住了张巧巧,朝着小男孩说道:“这些刺莓果是送给我吃的吗?”

糖糖淑女身影秀丽迷人

小男孩点头,说道:“好吃。”这刺莓果酸酸甜甜味道很好,就是不管饱。

清舒笑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这刺莓果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她想吃可以去买,这些东西小男孩留着还可以充饥。

小男孩眼中流出着浓浓的失望。

顾娴也觉得这孩子可怜,但他名声在外,是以并不愿意清舒跟他接触:“清舒,我们该走了。”

清舒上了船,回转头见小男孩站在原地看着她。那眼神,透着无尽的孤独。

清舒心头一痛,这孩子此时的模样多像前世的她。

想到这里,她也不再顾忌什么晦气的了:“你……”

顾娴扣着清舒的手,说道:“太阳太大了,我们进船舱去。”

清舒看着顾娴隆起来的肚子,最终妥协了。她是不怕,可她怕连累到顾娴跟未来的弟弟妹妹。

河面上波光粼粼,在太阳的映照得也仿若撒了金子似的。可惜,清舒此时已经无暇去欣赏这美景了。

看着坐在床头发呆的清舒,顾娴也有些难受:“清舒,娘不是不让你做好事。只是,做好事也得分人。”

像那孩子,别人都恨不能离十万八千里远,她们又怎么能凑上去。

昨日在院子滑的那一下,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所以,必须远离那孩子。

清舒很是难过地说道:“娘,在棺木里出生,也不是他想的。这些人为什么如此苛责他呢?”

没人相帮,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住着所有的恶意。这种滋味,没经受过的人是绝对无法想象的。而那孩子的境运,比她上辈子还惨,至少她上辈子她能吃饱穿暖。

顾娴说道:“要怪就怪他的命不好了。”

清舒脑海不仅浮现出韦氏讥讽她,说她娘死爹不管命不好。

“娘,我不信命。”像薛小芙出身贫寒,还被家人卖掉沦为丫鬟。这样的命,还不够苦吗?若是她也认为自己是苦命人,那肯定会过得很苦。可人家不认命,凭借自己的能力改变了命运。如今夫妻恩爱儿女双,家境也富裕,认识她的人谁不赞一声好命。

顾娴闻言正色道:“清舒,你不准再跟这个孩子接触。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不然真出事可就追悔莫及了。”

清舒说道:“娘,你放心,我不会再跟他接触了。”

顾娴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回到县城的第二天,顾老太太就亲自来接清舒。

怕顾娴不同意,顾老太太说道:“这两日清舒不在身边,我是吃不下睡不好。”

顾娴无奈地说道:“娘,我让人去收拾清舒的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也就衣裳首饰,笔墨纸砚这些要用的东西,顾家都备齐了。

顾老太太很是意外。以往每次来接清舒,顾娴都不情不愿的。可这次,竟如此爽快就同意了。

顾娴说道:“娘,你接清舒回去可以。但是有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你说。”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条件她都答应。

将首饰被偷的事告诉了顾老太太,说完顾娴道:“娘,你以后不要再给清舒买贵重首饰了。还有,那宝石项圈再别让她戴了,要招来匪徒可就是大祸了。”

也幸亏这次不是戴了红宝石项圈回去,要不然她也得肉疼。

顾老太太可比顾娴精明多了,听完后皱着眉头:“你们去放河灯家里没留人?”

“两个弟妹都在家。不过她们都在自己屋子里没听到声响。”

顾老太太提出了与清舒一样的疑问:“贼人进了家门,肯定会有声音。还有,屋子黑乎乎的,进屋翻检东西不可能不会弄出声响来的。你两个妯娌跟你同一个院子,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顾娴觉得这话有些不对,立即说道:“娘,当时乐玮在屋子里哭,就算有丁点声响,她们也听不到了。”

顾老太太也不再纠结细节,直接问道:“这事报案了没有?”

“没有。报案的话,对林氏族人影响不好。所以,公爹说将这人除族驱赶出桃花村。”她也觉得私下解决比较稳妥,闹得沸沸扬扬谁都不得好。

虽觉得这事透着许多疑点,但林家人私底下解决她也不好再插手了。

顾老太太说道:“先生的事,已经有眉目了。可能过段时间,就会来。”

顾娴听了没有惊喜,只有担忧:“娘,这先生事关重大,底细一定要摸透才成。要是品性不好,会害了清舒一辈子。”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前两年她在府城就听说了件事,有个富户买通了个女先生,让她暗中帮着撮合自己的儿子与她所教的一位女学生。幸好那姑娘很聪明没上当,否则一生就被毁了。

顾老太太说道:“先生是你祁伯母推荐的,说品行才学都没得挑。不过你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我让人暗中仔细打听下。”虽然相信老姐姐,但小心无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