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仇必报,武道界更是随意杀人。

所以徐振东自然不会放松警惕,即使他说自己没有恶意。

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不过这个时候,胡向晖出现了。

曾经胡向晖地仙也算是帮北斗宗解围过一次,算是有一次恩情。

对他还算是有好感的。

“徐宗主,可以相信他!”

胡向晖的身影一瞬而至,出现在众人面前。

白凝龙等人都有些紧张,这可是地仙级别的存在,向来都是高高在上,受人敬仰的。

“地仙胡向晖!”徐振东看着他,很平静的说道。

要是在一年前,他可能会畏惧地仙,但现在他的丝毫不用畏惧,自然可以平静对待。

“徐宗主,张天师与我有多年交情,他的为人我最清楚,我可以用人格担保,他的话绝对可信。”地仙胡向晖信誓旦旦的说道。

小女生的甜美超可爱

“那我又为什么要相信呢?”徐振东看着地仙胡向晖,带着一种怀疑的眼光。

“师父……”白凝龙轻声叫了一下,想劝他,对方毕竟是地仙,而且已经得罪了七个地仙,别把所有地仙都得罪了。

“徐宗主,我胡向晖想来说话一言九鼎,我们第二次见面,也没啥交情,不相信我,我可以理解,但是觉得我该如何做,才会相信我呢?”地仙胡向晖问道。

“不知道,我对们不了解,所以不相信。”徐振东说着,看向港岛张天师,说道:“不妨可以说说,想让我帮什么。”

“我停滞在入道巅峰已经上百年,步入地仙就差临门一脚,我缺的不是实力,而是机缘,我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入道巅峰。”

张天师听到徐宗主愿意听自己说,急忙说话。

“我被困入道巅峰多年,最近遗迹将现,请求于天网阁,天网阁指路,青炎果或者遗迹就是我的机缘,而我得知徐宗主和天网阁交情不错,又是新晋地仙,故而想来求助。”

“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只求进入地仙之列。”

看到他说的如此决然,想来是对地仙的渴望,境界的无极限追求。

“一切代价?”徐振东看着他,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包括灵魂契约?”

这话一出,张天师愣了一下。

地仙胡向晖也愣住了。

灵魂契约可就是把命交给对方了,这种契约不是谁都能接受的。

张天师虽说一切代价,但听到这个条件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犹豫了。

他可以说是地仙之下第一人的存在。

难道真的要受限于人吗?

任谁都会内心挣扎。

看向徐振东,他的表情那么绝然。

“徐宗主,真能帮我入地仙?”张天师再次问道,他想要确认一下。

“暂时我不敢打包票,与我的修炼体系不一样,但是我可以保证可以得到这次的机缘,青炎果我会尽全力帮争夺,同时和一起进入遗迹,能不能成为地仙,那要看自己的造化。”

徐振东认真的说道。

谁都不敢打包票,这也是真心话。

这话一出,张天师又犹豫了。

不能打包票,也就是说有可能进不了地仙,同时还得受限于人。

有可能会吃大亏。

但他此次前来,便是受到了七夜公子的指路。

关于七夜公子的神奇传闻,他也是略有耳闻,眼前的地仙胡向晖就是在七夜公子的帮助下步入地仙之列。

胡向晖更是说徐振东也是在七夜公子的帮助下突破,列入地仙之位。

所以他对七夜公子的话还是非常信任的。

“张天师,考虑清楚再回答。”胡向晖提醒一下。

此事非同小可!

张天师犹豫了很久,终于说道:“我答应,和签订灵魂契约。”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没想到如此强大之人,为了修为,为了境界,可以做到这种地步,这种追求实力的渴望极度强烈。

徐振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露出笑容,说道:“恭喜,张天师,通过我的考验,我相信了,成为地仙之后,也是我们华夏武道界的超级强者之一,签订契约,会让心境不稳,我们就此达成协议即可。”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也算是得到了一个强大的盟友。

张天师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双手抱拳,恭敬的说道:“谢谢徐宗主的信任,我想加入北斗宗,不知道徐宗主可否愿意收留。”

“收!”徐振东一挥手,看向罗小宇,说道:“小宇,烤块肉给他,大一些,算是见面礼。”

“得嘞!”罗小宇马上从储物腰带取出一大块水怪肉,架起烤架,开始烤肉。

“这……这是什么肉?”地仙胡向晖有些懵逼。

从未见过这样的见面礼。

见面礼送烤肉,还是第一次见到。

张天师也有些懵,不过没说什么。

没多久,烤肉传来香喷喷的味道,张天师和胡向晖都猛咽口水,这块肉肯定老美味的。

“张天师,请!”罗小宇递过来香喷喷的烤肉。

张天师接过,一口咬下,清脆,还有些韧性,味道很不错,继续吃,没一会儿,一大块三斤的肉,被他吃完。

“怎么回事?”

张天师有些懵逼,感觉到体内浑身血液、经脉都有些沸腾,有种爆裂的感觉。

“张天师,没事吧?”胡向晖有几分担忧的看着他。

张天师运转体内劲气,强行压制,渐渐趋于平稳,不过脸色有几分苍白。

徐振东也看着他,说道:“承受能力还不错,小宇,再弄一块给他。”

罗小宇再取出一块肉,继续烤。

张天师的神态恢复自然,但整个人看上去却变得更加精神饱满,精气神丰盈,状态极佳。

“这是什么肉?我感觉到一股力量不断的充盈,这乃大补,似乎修为有了一点点的提升,让我感觉到更加临近突破了。”

张天师有些激动的说道。

胡向晖也诧异的看着这位老朋友,期待的看着徐振东,希望他解答。

“大兴安岭阴潭里的水怪,味道还不错吧?”徐振东嘴角露出笑容,说道。

“那只水怪……我就说那只水怪的尸体不见了,原来是被拿走了,还吃了。”胡向晖有些无语。

不过也很惊奇,那水怪的肉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效。

“那个……能不能给我一块啊,我也想尝尝。”胡向晖问道。

“十万块钱一斤。”徐振东说道。

“我去……这是坐地起价。”胡向晖翻了翻白眼。

“爱吃不吃。”徐振东一脸无所谓。

“给我来十斤,马上给转账。”胡向晖一点都不心疼的说道。

身为地仙,不注重钱财,钱财对他们来说只是身外之物,也是很随意便可获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