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记载:凫丽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又记载:鲜山,其中多鸣蛇,其状如蛇而四翼,其音如磬。见则其邑大旱。

……

以徐振东对《山海经》中的认识,眼看这里的生物,尼玛,都是《山海经》里面的。

地下更多上古凶兽在对他虎视眈眈,而且这些凶兽看起来并不弱,那速度极快。

天上有巨大飞禽以看猎物的目光看着他。

没想到,在树梢也遇到这样的大蛇。

真是见鬼!

受伤之躯,提速而逃,朝着空城的方向逃去。

“我不会遇到那种狗血穿越桥段,直接穿越到上古时期了吧?”

这里远古的森林,《山海经》中的凶兽,就是那种原始的状态啊。

“嘶嘶!”

清纯美女为某汽车代言

身后长着四只翅膀的大蛇在借助古树的树梢,速度极快,几乎要追上他了。

“起!”

无奈之下,只能一跃而起。

但跑到上空去依旧逃不过追杀,上面的巨大飞禽伸出利爪,像一把吧利剑,抓来。

身后的大蛇居然展开翅膀,直接飞起来了。

“他奶奶的,蛇都会飞起来了,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很狼狈的在森林中逃跑,苦不堪言啊。

速度提到极点!

“吼!”

突然一声震荡寰宇的声响传来,荡起整个空间的气流。

追击而来的飞禽,大蛇们,纷纷刹车停下脚步,不再追赶。

徐振东预感到一股危机,正在朝着自己快速而来。

阴影。

抬头看去。

足足有三十几米高的泰坦巨猿,看着渺小的他,在往前就会撞上泰坦巨猿了,急忙拐弯道。

泰坦巨猿双手捶胸,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发出震荡整个森林的声响。

随即,一只巨大的手朝着徐振东捞过来,试图抓住。

“这么大?简直就是一栋会移动的大楼啊,太他妈可怕了。”

不顾受伤身躯,将速度提到极点。

哗啦啦!

不少下方树枝都被他捞下去的手弄碎,但对他来说完全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而逃过一只巨手的打捞,又来一只巨手。

“拼了!遁!”

最后一张遁符了,如果不用,估计是逃不过这泰坦巨猿的魔爪了。

一瞬间消失。

泰坦巨猿还有些微微发愣,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没看到徐振东。

一刻都不敢停留,直线逃回空城。

终于进入空城,没有凶兽追来,总算放心。

进入小院子,看到池未浅有些害怕的呆在院子门口着急等候,看到他回来,直接扑过去。

“去哪里了?呜呜呜,还以为丢下我不管了呢。”

徐振东也是劫后余生的感觉,森林内太多恐怖的凶兽,抱住她,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安慰说道:

“傻瓜,怎么会呢,我去给找水去了。”

两人松开。

徐振东给水给她洗脸,喝水。

“去哪里弄得水啊?”

这里有一座一望无际的空城,那边有一座看不到尽头的森林,她可是知道森林有很多凶兽。

“森林里。”徐振东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边不是很危险吗?我有小花给我的水果吃就够了,那水分很足,不喝水也没关系的。”

池未浅不愿意他去冒险,看到他身上的衣服,原本已经干巴巴的血迹,又有新的血液流出,心疼的说道:

“看,伤口又发作了,来,我帮处理一下。”

伤口确实被他撕裂,又有新的血液流出来,不过之前只顾着逃命,哪里顾得上这些。

重新处理伤口!

自主疗伤!

没多久,小花又给他们弄来一只小野兽,这种小型的野兽,徐振东倒是没看到,或许是没注意到。

注意力都被巨型凶兽吸引了。

徐振东疗伤时,她在处理野兽,有了第一次经验,这次似乎变得娴熟了不少。

三个小时过后,问到了烧焦味。

两人吃肉,水就省着点喝,暂时,短时间内,不敢再进入森林。

吃饱之后,又疗伤,脑海中回想起之前与西谷尚纪战斗时出现了的两种状态。

不知不觉中就又进入那种状态。

慢慢的推演,慢慢的感知大自然的力量,感知大自然的元素。

时间慢慢的流逝。

夜幕降临。

徐振东还担心森林的凶兽会不会进入这座空城,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些凶兽并未出现。

夜晚,他从那种状态再出来。

想要再次进入,却怎么也进不去了。

池未浅就睡在他的身边的茂上。

时间过去五天。

两人相处于此,一直都是小花给他们找来小野兽,池未浅处理,烧烤,也有很大的进步,至少现在不糊焦了。

而徐振东一直疗伤与修炼。

终于算是基本痊愈。

当大太阳挂在上空,火辣辣的阳光烤着大地时,徐振东想要再次进入森林。

现在他的伤势 已经恢复,应该不会比之前狼狈了吧。

“没水了,我去取水,在这里等我回来哈,别处去。”

徐振东拿着瓶子,说道。

“别,那边太危险了,前几天晚上听到各种野兽的怒吼,不知怎么的。”

池未浅担心的说道。

“未浅,我的生活充满危险,我们总是要出去的,不能总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荒岛上,我去取水回来,再看看,如何走出这个荒岛。”

徐振东认真的说道。

池未浅欲言又止。

她想说她宁愿留在这个荒岛,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在荒岛又如何,没有世俗界的烦恼,没有人打扰,这也是一种很好的生活。

但她知道徐振东牵挂的人太多,必须要回去的。

消失这么些天,不知道那些人都着急成什么样了。

虽然徐振东这几天不说,但他肯定也很担心家里的人。

池未浅始终没有说出口。

“我一定会安全回来的,带着离开这里。”

徐振东去了。

再次冲进森林中,一进去就被凶兽注意到了。

巨大的凶兽仿佛在等着他,却是之前和小花战斗的那只莜莜,对他似乎有仇般,看到他就扬起大脑袋上的四只角撞过来了。

“我之前没有对出手吧?这是什么意思?”

徐振东直接无语,纵身一跃,冲进森林中去。

莜莜的声音如嗥狗般发出,后脚刨地,一向怒火,冲过来。

它的身型虽然庞大,但穿梭在这森林中却非常灵活。

还未摆脱这只莜莜的追杀,又看到了之前那只四翼蛇嘶啦啦的在后面追赶。

“我到底哪里招们惹们了?对我这般赶尽杀绝。”

徐振东直接无语。

但现在的他伤势痊愈,可不是之前的速度能比拟的。

后面的凶兽根本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