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舒先请了黄女医帮着考核下林娟娟。黄女医问了一些简单的药理知识,因林娟娟的官话还说得不大流利,所以清舒代为翻译。

问了二十多个问题,黄女医婉转地说道:“这孩子知道一些药理常识,但都是照本宣科,她并不能理解那些意思。”

清舒点点头笑着道:“我知道了。”

黄女医看着林娟娟朴素的穿着,犹豫了下说道:“清舒,你若是愿意可以让她去我们医馆做个药童。”

清舒婉言拒绝了。

等黄女医走了,林娟娟一脸愧疚地说道:“姑姑,对不起,我学得不好给你丢脸。”

清舒笑着说道:“你才几岁,能学这么多已经不错了。你别气馁,这两个月跟春桃姐姐学官话再多识一些字,等过完年我送你去学堂。”

在来京的时候,乐玮跟林娟娟两人住在一个船舱内。船上无聊,乐玮就教她认字。这孩子学习能力挺不错的,乐玮教两三遍她就记住了。

她是没时间教导林娟娟读书识字的,所以准备让春桃先教下。

“谢谢姑姑。”

清舒有时间就会去国公府陪易安。哪怕受那么重的伤易安没喊过一声痛,见到她时总是说说笑笑。可能也因为她这种良好的心态,所以恢复起来也很快。

到了国公府,正好看到秦老太爷在给易安把脉:“嗯,恢复得不错。按照你这恢复速度,再有一个月就不用再趴着。”

我这里天快要凉了

“真哒?”

易安自回京,吃的以及背上敷的药都是老太医给配置的。

秦老太医抖着胡子说道:“你要不信那就继续趴着吧!”

易安笑嘻嘻地说道:“信,秦爷爷你说我明日就痊愈我都信。”

秦老太医摇头说道:“小时候多乖巧的一个孩子,怎么现在油嘴滑舌跟军中那些兵痞一样。”

“亲爷爷,什么兵痞啊,我明明是威武雄壮的女将军。”

看到清舒,秦老太爷说道:“我给你把把脉吧!”

把完脉,秦老太医笑着说道:“嗯,养得很好。你啊不要刻意进补,照着现在的饮食就行。”

在秦老太医收拾药箱的时候,清舒与他说道:“秦爷爷,我有个侄女很喜欢医术,我想求你帮我考核下看看她有没有这个天赋。若是没有,我就让她学其他的技能。”

秦老太医转过头看向她,问道:“那孩子几岁了?以前可接触过医理方面的东西?”

主要是她知道清舒不是鲁莽的人,既开口肯定不会无的放矢。

清舒将林娟娟的情况详细告诉了她,说完后道:“医婆说她在医术上有天赋,我也不懂这个就想请你帮着考核下。”

将姨婆教的药理知识记下来这个不稀奇,让秦老太医感兴趣的是林娟娟采的草药竟然被药店收下了,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你明日派人将那孩子送到我府上,我考考她。”

“谢谢秦爷爷。”

清舒回到家里,就将乐玮跟林娟娟都叫了来:“娟娟,机会难得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乐玮,娟娟的官话说得不大好你明日跟去帮着翻译下。”

“好的。”

第二日临近中午乐玮才回来。

清舒就看到他一个人又惊又喜,问道:“娟娟被秦老太医留下了吗?”

乐玮苦着脸说道:“老太医说他身边缺了个药童,让娟留下帮着他处理草药。”

清舒笑了:“你这是什么表情?秦老太医能让娟留下那是她的机遇,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乐玮挺喜欢乖巧懂事的林娟,他皱着眉头说道:“他又不是收娟为徒弟,只是让她做个药童而已。”

清舒莞尔,说道:“到秦老太医这个级别的是不会轻易收徒的。他们要收的学生,必须要有过人的天赋、好的品性以及坚韧的性子。不然,再有天赋他们都不会收的。”

有道是医能治人,也能杀人。这万一要收了个品性败坏的将来用医术来害人,连他们的师傅都要跟着被骂。

乐玮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讲究,他转忧为喜:“这么说娟有可能拜秦老太医为师了?”

“若是通过秦老太医的考核,就可能成为他的弟子。若是通不过,我也会送她去医学堂念书的。”

之所以没第一时间送林娟去医学堂,一是林娟娟认字太少二是她觉得去那里很难有大的成就。

医学堂从创办到现在,没出过一个特别厉害的女医。不是说里面没有天赋好的,而是那些授课先生的水平也有限。那些医术高超的医者不回去学堂任教,都自己开医馆或者进太医院。而且时下那些大夫他们压箱底的医术,那都是只传徒弟儿孙不传外人。

林乐玮对这个了解还真不深:“医学堂是教授医术的地方?”

清舒点头道:“对。林娟去那里念书,毕业以后回太丰县做个医婆是没问题的。”

“那也挺好的。”

符景烯晚上回来知道此事,笑着说道:“看来那小姑娘天赋不错,不然不会让秦老太爷留下了。”

清舒也这般觉得的。

符景烯与她说了一件事:“段师傅在路上旧疾复发,所以耽搁了行程,不过他们现在已经重新启程了。”

主要是段小金明年二月要参加禁卫军的考核,所以不能耽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般急慌慌赶路了。

清舒说道:“景烯,和春堂的李大夫擅治暗伤,到时候我们请他来给师傅治病吧!”ァ新ヤ~⑧~1~中文網.χ~⒏~1zщ.còм

秦老太医的医术最好,只是他这个年岁受不得累,这也是他现在不再接诊的原因。而且每个大夫都有自己擅长的,清舒衡量了许久才定下这个李大夫的。

符景烯点头说道:“先让这位李大夫看看,不行的话我去求太孙,到时候请宫里的许太医给看看。”

“这次若不是为小金,师傅也不会来京了。只希望这次咱们请的医术好,能治好他的伤。”

符景烯摇头说道:“他这些都是三四十年的暗伤,想要根除是不可能的,只能缓解疼痛。”新81更新最快 手机端:://

清舒暗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