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调出来,正好这里有个大液晶电视,姚进吩咐把整个监控画面连接进去,让在场的所有人观看。

画面很快调出来,从患者被推进郭祥义的治疗室开始,一切慢慢的展现出来。

而且还能听到里面的声音,有声有色,如同电影般。

从一开始进去,患者以及患者家属就非常不乐意来中医科治病,嘴里一直在诋毁中医,并且直接以郭医生为例,诋毁中医。

郭医生也是忍耐很不错的人,居然没有反驳,而是轻声请求患者配合治疗,并且治疗的同时请患者家属出去,但家属说不放心中医,不出去等候,坚决在治疗室。

于是,发生了患者和患者家属一起谩骂郭医生的情况,谩骂声很难听,各种诋毁中医。

也就是郭祥义郭医生能受得了,要是徐振东,这几个人都得全部住院。

这个过程看下来,患者家属明显的沉默,低着头。

边上的群众指着患者家属,小声嘀咕,纷纷职责他们的不是。

“吴女士,现在情况大家都清楚了,谁是谁非,我想不用我说,在座的各位都看得出来吧!”姚进也不打算为难患者家属,想要以和平的方式解决。

“吴小姐,既然们都这样不相信中医,那就别把妈妈推进来中医科啊,推进来,再骂医生无能,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围观的患者家属们指着吴女士和他的家人纷纷说道。

清丽脱俗白净和服美女居家图片

“就是啊,们从一进去治疗室就一直诋毁中医,更是指着郭医生骂,既然不相信郭医生,那们这是何必呢?”

“我爸爸就是郭医生的病人,经过郭医生的治疗,我爸爸现在恢复的很不错,根据郭医生所说,他施展出来的是神农医院推广的针法,非常有效果,本来我以为中医的疗效会很慢,没想到这才一天,我爸就有了明显的康复。”

“我姐也是郭医生治疗的,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虽然现在很多舆论在诋毁中医,但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郭医生也是我们华夏著名的中医,所以我相信他,我姐的病已经痊愈,谢谢郭医生!”

“我严重怀疑这位吴小姐是故意来闹事的,故意诋毁郭医生,诋毁中医的,不然怎么会还没开始治疗就一直谩骂中医。”

“这种人不值得中医为她治病,滚出中医科!”

围观的群众纷纷指责,他们既然是来中医科的,那就是社会上极少部分还信任中医的人民。

今天的事情确实让他们有些惶恐,但所幸的是中医没有让他们失望,郭医生没错,中医没错。

吴女士等人无地自容,扫视众人,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负气转身离开。

“大家都别说了,真相出来就行。”姚进有些安抚围观的群众,让他们别再指责吴女士。

徐振东却不曾阻拦,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是徐振东,这几人不但要指责,更要惩罚。

不过现在中医微式,不宜把事情闹大。

“赖医生,也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中医没有错,郭医生也没有错,从头到尾,患者都不曾配合,更是抢过郭医生手中的银针,这是对中医的大不敬。”姚进看向赖锦辰平静的说道:“如果不是郭医生脾气好,郭医生早就拒绝给这种患者治病。”

赖锦辰脸不红,依旧昂首挺胸,说道:“我当初并不知道事情是这样,我认为在这件事上,我并没有错。”

“我不是想说这件事情上,有错。”姚进有些无奈,说道:“我只想说有些事情在还不清楚真相之前,请不要妄下结论,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会毁了郭医生,明白吗?作为医生不仅仅需要医术过关,人品也很重要。”

“……什么意思?说我人品有问题吗?”赖锦辰瞪着他,想要冲上来。

“想干嘛?”徐振东往前一步,站在姚进面前,双眸冷冷的盯着赖锦辰,说道。

姚进的徒弟何志芹也急忙走过来维护师父,瞪着赖锦辰。

赖锦辰往后一缩,徐医生的眼眸太冷了,不敢直视,不过他并不气馁,说道:“徐医生,别走,我马上把我父亲喊来,他也是华夏医院的医生,不过没什么重大的疾病不来医院,处于半退休式,等着!”

“好,我等着!”徐振东平静的说道。

对于医术,他无惧!

“大家都散了吧!赶紧回去招呼们的家人。”

主任驱散众人,招待姚进等人进入办公室招待,同时双眸认真的看着徐医生,对于徐医生,他闻其名,不见其人,今日终于见到。

“徐医生,终于见到本人了,我们中医界一直传神一般的传着的事迹,据说打败了温院长,艾仗横等人,当时那一战,可惜我不在现场。”主任有些惋惜的说道。

“额……主任缪赞了。当时我也是被逼无奈,不然我也不愿意与诸位大医生对上,我希望咱们中医能够携手并进,推进中医的发展。”徐振东很平静的说道。

“徐医生的医学胸怀值得我们所有中医学者学习。”姚进也积极的表扬,续而说道:“前段时间徐医生出差,我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到徐医生,看到如此年轻,我还真有些不敢相信呢。听闻徐医生身怀三种古针法,奉献出来推广的针法,医书都是提炼自古针法,这种惠普大众的胸怀是我辈楷模啊。”

“们再这样称赞我,我会骄傲的。”徐振东无奈的说道。

“哈哈哈哈!”

众人开心欢聚一堂。

静候赖锦辰的父亲到来。

“徐医生,赖锦辰的父亲是我们医院的老医生了,医术也是业界认可的,能力有可能还在艾仗横等人之上,真有把握?”姚进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有没有把握都得战啊!”徐振东平静的说着,丝毫不会紧张,说道:“在我出差的这段时间,我听说,不少中医也是出战西医,们都出来战斗了,我当然不能退缩,而且我要战胜西医,让众人知道,我们中医并不比西医差。”

“好!我就喜欢徐医生这种不服输的精神,我们中医现在虽然很微式,但只要我们不言败,我们就不会失败。”姚进大声说着,非常自信,身为中医,他要为中医加油打气。

聊着没多久,主任的手机响起,接通了一会儿。

“徐医生,赖老医生已经过来了,我们去比试现场,我们华夏医院有一处是专门提供比试的场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