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静姝这次来京,除了来看望清舒也是有事与她说:“夫人,除了几座茶庄,我想将其他的生意都交给十二掌柜。”

清舒问道:“是你家公家婆跟包子翼不让你掌管这些生意了吗?”

若是的话,她就不同意了。

罗静姝摇头说道:“不是。小月儿很黏我,可我太忙自出生后交给她祖父祖母带了。十月的时候这孩子生了一场病,可我在外地谈生意都没能亲自照顾她。”

那一次她特别内疚,也萌生了将手头差事交出去一部分的想法。等到十一月儿子与同龄的族弟打架,家公家婆不仅没让孩子道歉还袒护他,她这才下定决心回家自己管教孩子。

罗静姝说道:“茶庄这么多年不管是采茶制茶还是销售都已经有一套成熟的体系了。我管着也不用费太多的时间跟精力,但那些铺子时常要外出进货总得往外跑,要照顾孩子我就不能时常外出。

清舒见是她自己的主意,当下就同意了:“若是顾及不过来,茶庄也让十二接手了。”

罗静姝摇头说道:“夫人,茶庄我会一直帮你跟郡主管着,等将来我干不动了你再收回去。”

清舒摇摇头说道:“不用,交给十二管着就行,等孩子孩子大了有时间了就自己做点生意。”

以罗静姝这些年在江南的经营,自己做生意肯定更赚钱的。

罗静姝知道她是好意,但却没答应:“夫人,钱这东西是赚不完的,够花用就行太多了是祸根。我现在是怕两个孩子被娇惯坏了,将来走了歪路所以才放下手头的事。等过两年他们入学了,我就有更多时间了。”

当初他们罗家就是因为贪心太过才遭致家破人亡。而她也是运气好得清舒搭救,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是一杯黄土了。经历了这么多罗静姝真觉得钱太多不是什么好事,够用就好。

棒球女生夏日活力满满写真图片

“包子翼怎么想的?”

罗静姝笑着说道:“他说想给儿孙赚一份丰厚的家业,为此一直在努力。我不拦着他,反正我赚的钱大半都拿去做善事,我公婆说积德行善是好事非常支持我。”

清舒赞叹道:“你公婆真是明事理的人。”

一般公婆都会将儿媳妇的嫁妆视为自家的,赚得的钱他们也觉得该留给儿孙的,静淑的公婆能这么开明真的很难得。

罗静姝当初也很意外:“我公婆说这钱还是靠儿孙自己赚为好,留太多给他们容易养出败家子。反倒是拿钱去做善事,给后辈积了阴德能让他们越来越好。”

说完这话罗静姝又忍住摇头说道:“其他都好,就太溺爱淘淘跟小月儿了。我跟他们说什么都顺着孩子不好,他们也懂这个道理就是狠不下心来。我本来想让包子翼管他们,可他不敢反驳我公婆。”

没办法,只能她自己来了。

清舒倒能理解,笑着说道:“盼了这么多年孙子,终于盼来了这个金孙可不就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罗静姝苦笑一声说道:“可现在不好好教导以后走了歪路,不仅自己会没命还得连累家人。我三叔就是被大伯跟我爹纵容坏了,才会无法无天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

哪怕过去了那么多年,金陵的人提起他三叔众人还是骂的。不过就她三叔做的事,别说外人就是她这个侄女都唾弃。

“孩子是要严格要求的。不过你也要注意方法,别因为这事跟老人家伤了和气。”

罗静姝摇头说道:“那不会。他们也知道娇惯孩子不好但就是控制不住,我要管了他们就不会插手的。”

她在包家的话语权很大,公婆也不会逆着她的意思。当然,她清楚这里面也有清舒与小瑜的原因在。

“那就好。”

罗静姝与清舒说了下今年的生意情况:“今年整体利润比去年增长了两成,主要是咱们胭脂坊出了几款新品卖得很好。”

提到胭脂坊,清舒说道:“静淑,十二一个大男人对胭脂水粉的也不懂,这生意交给他怕没两年就得蚀本。静淑,这些年你一直为我们打理生意也没送过你什么,这胭脂作坊就送给你了。”

罗静姝不愿意要,不过清舒说的这个也不无道理:“夫人,那这胭脂作坊先给我管,等我找到了接手的人就交出去。”

“给你就收着,不要再谦让了。”

罗静姝说道:“夫人,我每年能拿一成的利已经很多了,哪还能要你的胭脂坊。再者夫人你赚的钱都是去办学的,那是造福天下女子的大好事,别说有艺成的利就是分文不取也得将它们管好了。”

清舒原本是要给她三成的利,但她执意不要后来推脱不过才要了一成。

“夫人,你将胭脂坊给我,赚得的钱我也是拿去做善事。可我做的善事,远没有你办女学的效果好。”

苏州这边办了两青山女学分校,刚开始大家有顾虑但慢慢的也有铺子雇佣他们。她几个铺子的人大半都是从青山女学分校里招录过来的,她们在铺子里做得都很好。

清舒说不过她:“等你什么时候改变了主意告诉我。”

静淑点了下头,然后由于了下问道:“清舒,当初我三叔突然暴毙而亡是不是你的做的?”

清舒一怔,这事都过去快二十年静淑不提她都忘记了。

静淑赶紧解释道:“清舒,我没的别意思。就我三叔做的事千刀万剐了都不为过,只是我大伯到死还记挂这件事,我想下次上坟将结果告诉他。”

清舒点头说道:“是我做的。在我知道他喜欢凌辱虐杀幼童时我就想弄死他,后来借助了镇国公府的人将他杀了。”

还真如她所预料的那般,这一刻静淑释怀了。在知道她三叔打清舒的主意让清舒落下阴影后她一直都很内疚。等回到江南她有次无意回想这件事,突然发现她三叔死的时候正巧是清舒与当今皇后回到金陵。

清舒怕她误会,解释道:“你三叔是我杀的,但罗家的事与我无关。”

罗静姝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

当时清舒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能力,所以她从没怀疑过。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