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宏当即就说道,“不可能,你们想要铸成天剑,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唐无天无奈叹了口气,朝龙岛主说道,“既然如此,晚辈也只有螳臂当车,得罪了。”

说着朝身后的弟子挥了挥手,唐家弟子立即闪身而出,加入战团。

而唐无天却是挡在龙岛主身前,左脚往后探出半步,身子微微后仰,做好接招的准备。

“这人冷冰冰的,倒是恩怨分明,道义为先,是条汉子。”慕容复时刻关注这龙木岛主的动向,因此几人的对话,自然听了个清清楚楚,不由佩服道。

“唐爷爷虽然性格孤僻冷漠,却是岛上最受尊重的人,便是曾爷爷,也时常夸赞他。”龙飞飞接口道,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似某些衣冠禽兽,无耻之尤。”

慕容复摸了摸鼻子,脸皮不动如山,权当没听到。

但见龙岛主面上金光大盛,陡然一把抓出,一只数尺来长的金色爪影凭空浮现,栩栩如生,连指甲盖都清晰宛然,猛地朝唐无天捏去。

与那“大手”比起来,唐无天身形明显要瘦小许多,一旦被抓中,后果可想而知,不过他反应也是极为迅速,脚尖一点地面,身形爆退,同时,抬手一点,手腕上陡然射出一缕黑色劲气,赫然是先前的“追魂夺魄箭”。

黑色劲气仿若穿越虚空,一闪即逝的到得龙岛主身前。

龙岛主也不敢小觑,脚步微一变幻,身子凭空挪移出数尺,便避了过去,刚一落地,又迅速反手抓出一爪。

唐无天身形如同幽灵般,轻若无物,往后滑出,却是慢了半息,“滋啦”一声,胸口被抓出一道血痕,鲜血泊泊流出。

夜景街灯下的徘徊女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瞬息间的事,唐无天内力明显远远不如龙岛主,却是仗着身法诡异,兼之手中“追魂夺魄箭”似乎令龙岛主极为忌惮,倒也堪堪抵挡下来。

唐无天这边虽然落入下风,不过李家有了唐家“影龙刺”的加入,却是雄风大振。

唐家弟子本就精通暗器和刺杀,身形如同鬼魅,穿梭于人群之中,龙木二家的弟子稍有不察,便会顷刻丧命,是以人人自危,对敌时也要时刻留意着身后,一时间场中形势大变,李家占得上风。

正被唐无天纠缠住的龙岛主心中暗暗焦急,这些精英弟子,每一个都花费了偌大心血,死伤一个都心疼得紧,最重要的是,天剑还差最后一道工序,若是被这些人耽误了时机,只怕又要再等数十年。

他一焦急,出招便乱,相对的,唐无天倒是轻松不少。

木岛主看了看龙岛主,又看了看场中形势,稍一犹豫,便运起身法,跃入人群,行走跳跃间,专挑唐家弟子出手,他自是明白,只要将唐家弟子解决掉,其他人不足为虑。

盏茶功夫过去,便有五六名唐家弟子倒地,龙木两家的弟子士气大振。

“方远道!”忽然,龙岛主朝着方家家主所在方向喝了一声。

方家家主身子一震,急忙说道,“晚辈在。”

“六大家族同气连枝,共铸天剑,如今李家和唐家出尔反尔,你还不与我一道,诛杀叛贼!”龙岛主不疾不徐的说道。

方远道顿时面露犹豫之色,踌躇不前。

“老夫也不拿话晃你,只要你能助老夫诛杀叛贼,李家和唐家的地盘,都归你。”龙岛主知道方家就是典型的墙头草,不许以利益,又或者己方占得上风,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果然,方远道双目微微一亮,若是龙岛主说什么将天剑拱手相让,他是万万不敢相信的,不过让出九渊岛与三成的侠客岛,却是大有可能,当即说道,“晚辈不敢谈什么地盘不地盘,不过李家和唐家既然敢公然违背我等几大家族立下的盟约,那便死不足惜。”

“哼!”唐无天听得二人居然旁若无人的将九渊岛作为谈判筹码,顿时心中大怒,双手连挥两下,便是两支“追魂夺魄箭”激射而出,一支奔向龙岛主,另一支直指方远道。

见得这一幕,龙岛主自然是心情大好,如此一来,方家不倒过来也不行了。

方远道躲过“追魂夺魄箭”之后,心有余悸的看了唐无天一眼,狠狠一咬牙,喝道,“方家弟子,出手斩杀唐、李两家的叛逆。”

“是!”方家弟子齐齐应了一声,纷纷迎上李家和唐家的弟子。

“好家伙,如此大的阵仗,在中原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慕容复心中暗暗感叹道。

他这句话却是没有半点夸张,虽然偌大一个江湖上,火拼仇杀并不少见,但要说近千个一流高手及数十个绝顶高手相斗,却是从未有过。

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时,也才堪堪一二百名一流高手,那比起眼下洞窟中情形,说是小巫见大巫也不为过。

一时间,洞窟中混乱不堪,劲气纵横,鲜血横流,不过所有人出招之时,都十分默契的避开了中间的擎天巨剑,以致于洞窟中唯一的一块净土,倒成了火池周围的数丈范围。

忽然,“嗡”的一声轻颤自所有人心底响起,所有人均是不约而同的停下手中招式,看向火池中的巨剑,一道异样波纹缓缓散开。

龙岛主面色微微一变,顿时意识到了什么,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注入剑魄的机会了,错过了这次,后果不堪设想,轻则再等三十年,重则铸剑失败。

一想到十数代先辈的心血一朝尽毁,他怕是要疯掉,当即舍弃了眼前的对手,身形一转,裹挟着一股破空之声,抓向周芷若。

周芷若目光微闪,却是出奇的没有反抗,轻而易举的便被龙岛主抓在手中。

“不好,快阻止他!”李振宏面色大变,疯狂的吼道。

同时强忍着身体上的痛楚,提起丹田的部真气,朝龙岛主扑去。

龙岛主恍若未闻,木岛主瞬息即至,一只绿蒙蒙的手掌斜刺里拍向李振宏。

“噗”一声,李振宏毫无防备的挨了木岛主一掌,身子如同麻袋一般被抛飞出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龙岛主提着周芷若的肩头,顷刻间到得火池前,袖袍一拂,周芷若檀口不自觉的张开,一粒晶莹剔透的银白色丹丸没入其口中。

确保周芷若吞下了丹丸,龙岛主扬手一扔,便要将周芷若扔进火池。

便在这时,一道白影闪过,凭空生出一只手臂来,搭在周芷若另一肩头,不是慕容复又是谁。

原来在龙岛主对周芷若出手的一瞬间,他便已经跳了下来,只是距离稍远,这才晚了半息赶到,好在周芷若还没被推下去,否则一切都晚了。

龙岛主抬眼望去,先是一愣,随即大喜,“哈哈哈,可算是等到你了!”

说着手腕一翻,一只金色大手刹那间凝聚而出,朝着慕容复抓下去。

周芷若见慕容复出现,不由闪过一丝欣慰之色。

慕容复冷哼一声,空出的一手临空划了个圆,身形一个模糊,却是与周芷若调换了位置,同时抬手便是数道剑气打出,“嗤嗤嗤”一阵疾响,金色大手瞬间被击穿,随即碎裂消失。

龙岛主眼中意外之色一闪而过,但马上又变成了大喜之色。

慕容复微微一愣,这是什么毛病,招式被破居然还这般高兴?

龙岛主似是看出了他心中想法,诡异一笑,也没有解释。

突然,慕容复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惊肉跳,转头望去,却是周芷若身前凭空凝聚出一抹白绿色的划痕。

“小心!”慕容复大惊,电光火石之间,想也没想的便转了个身,挡在周芷若身前。

不过想象中的疼痛却是没有传来,反而是一道浑厚无匹的掌力打在他背上。

“噗”,慕容复闷哼一声,一口血喷出,正好落在周芷若的脸上,二人齐齐朝火池中倒去。

这一刻,周芷若反应却是奇快无比,双臂猛地一推,一股轻柔之力推开了慕容复身子。

慕容复硬吃了木岛主力一掌,五脏六腑完移位,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待他回过神来,人已落回地面,怀中的芷若却是逐渐消失在火焰中。

“不!”慕容复毫不犹豫的就要往下跳,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种失去了一切的感觉,整颗心、整个世界都空了,一切都没了意义,只想下去找回周芷若。

“不要!”便在这时,两个绝望的声音同时响起,同时一黄一白两条绸带从左右两边飞来,“刷”一声,裹住慕容复腰身。

这一系列变故发生在瞬息之间,直到周芷若落入火池,那些个幸存的峨眉弟子才反应过来,均是面色煞白无比,

“师妹!”

“掌门!”

“你们这些邪魔,我跟你们拼了!”

……

慕容复抬头看了眼,却是黄颖和莫名消失的黄颖和赵敏,这二女不知是混在人群中还是藏在了某处,他先前竟然没有瞧见。

不过此时他却顾不得思索这些问题,指尖轻划,“砰砰”两声,绸带被斩断,慕容复纵身一跃,跃入熊熊火池之中。

“公子!”

“师父!”

“慕容复!”

小昭、蛛儿、黛绮丝等一众女子顿时失声喊道,小昭更是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