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算话!”我说,“反正以后离开草原,有的是机会。”

“你看现在吉祥和吉利就挺好的。”李奥说。

“他们不是宠物,是傀儡,完没有自己的意识!”我说。

“谁说的!”李奥说,“嗯,有机会再让你看看,现在先忙正事!”

“也对,先把转移队伍找到了再说,”我说,“有点气糊涂了。”

“不就是少得一箱金子,真有那么郁闷?”李奥说,“你都是拥有一堆金山的人了,还在乎这一箱子?”

“完不是一码事!”我说,“宝藏里的金子只能偷着用,这些金子能被其他人看见,我分给手下不就有合理的借口了吗?”

“呦,这一点你倒是考虑得比我周到。”李奥说。

鸽人估计是累了一晚上,体力稍微有些不支,飞得不是很快,结果我们三个十夫长也不得不跟着降低速度。

我继续扮演怒不可遏的暴躁形象,喊道:“喂,你要是累了,直接告诉我们方向!”

鸽人赶紧说:“稍等一会,他们朝那个方向离开,但不确定具体走到了哪里,我飞高一点,三位稍等一下!”

看着他吃力的爬升高度,李奥说:“真是可怜,他身的怒气可能连小兔子都不如……”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吉祥不是也在监视吗?”我看天色已经接近破晓,说道,“吉利那边呢?”

“现在吉祥不能离太远又不能太近,也得花点功夫……”李奥抱怨说,“吉利那边倒是挺正常,军队开始动员,劳改犯,不对,是囚徒农夫们开始朝西边转移……”

“那不就是我们这边吗?”我皱起眉头。

“废话,他们还能去哪儿?”李奥说。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他们逃命的必经之路,”我说,“可现在,他们要是遇上了精锐团……”

“你在替人类担心?”李奥有些惊奇。

“他们不是战士,也是无辜的弱者,”我说,“不应该遭受这些。”

“真意外……”李奥说。

“我不是没脑子的屠夫,”我说,“我早就跟精灵蒂雅说过,我救她是同情她,但如果是作为敌人,我还是会杀了她。”

“说得好像是你动手救了她一样……”李奥嘟囔。

鸽人突然喊到:“就在你们右前方的……”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已经加速冲了出去。

鸽人则开始下降。

“嘿!”白熊人铁臂大叫着跟上,狼人赤牙却是咬牙,勉强跟着。

按说狼人应该比白熊人跑得更快一点,但怒气的属性对速度也很有影响,铁臂的怒气带有风火属性,所以,速度比火属性的赤牙更快一些。

不过对我来说,他们还是慢了。

我一人当先,很快就冲到了第三只护送队伍附近。

这一回,我甚至都没有给他们惊讶的机会,就冲向了马车。

“有吗?”我一边发动冲锋一边问。

“还,没有……”李奥也有些郁闷,“麻蛋,三支队伍都没有,耍我呢!”

“该死!”我说,“人类还真是狡诈!叫吉祥快去找!”

“已经去了,”李奥说,“你慢慢演戏。”

“喝啊!”我大吼一声撞向车厢。

“轰!”车厢直接被撞成两截,两个精致的木头轮子被均匀的撞成两半,前后分离,而车厢内部,也被均匀的撕裂,就像是被一把不是很锋利的长刀劈成了两半。

这就是我对盾击整个能的精确掌握。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车厢里的箱子被我撞开,洒出漫天的金币。

我愣住了。

“不是说没有的吗?”我问李奥。

“呃,忘了!”李奥说,“没有圣骸,但是有金币……”

“说晚了!”我没好气的看着漫天金币,郁闷地冲向离得最近的魔法师。

盾击,撞碎防护技能,将魔法师撞得吐血飞起,然后转向下一个。

等我收拾了三个魔法师和一个斗气战士,铁臂和赤牙才追上来。后边还有几个跑得快的手下,其中就包括高斯、森格斯基和三三。

“哈哈哈,好多金币!”铁臂大笑着加入战斗。

“都是我的!”我大叫。

“谁捡到算谁的!”赤牙高呼。

他的呼声赢得了后边人的欢呼,于是,后边的人都加快了速度。

可是,他们并没有加入战斗的打算,而是,开始抢钱!

“高斯、森格斯基、三三,赶紧抢金币!”我大喊着,又砸翻了一个人类战士。

接着,场面就乱了。

除了我们三个十夫长,所有人都在抢夺散落在路面甚至是草丛里的金币。

不过嘛,反正人类这么弱,也没有什么危险。

我飞快的清理掉人类的弓箭手,铁臂和赤牙也差不多清理了所有的人类。

他们甚至都没有放过拉车的马。

看得出来,两人也对结果很失望——又被人类耍了。

不过,手下们倒是抢得挺开心。

三三人小动作却很快,加上人类的金币本来就比我们兽人的金币小,一下子就捡了一堆金币。

霸王龙也有样学样,跟着她捡起金币来,玩得倒是不亦乐乎,甚至,把目标放到了别人手上……

赤牙手下一个狼人刚好捡到一枚金币,就被霸王龙抢了过去,惹得狼人顿时大怒,抽出武器来就要动手,结果霸王龙“坏人先动手”,吐出一蓬火焰,差点把狼人点着了。

我急忙上去挡住霸王龙,那狼人见是我,这才不得不强行压下怒火。

没一会儿,后边的人差不多齐了,鸽人也一路小跑着跟到,地上的金币却也被捡的差不多了。

“发生了什么?”鸽人问。

“这里也没有!”我说,“你们的情报是哪儿来的?三只转移队伍,一个都不是!”

鸽人也有些拿不准,铁臂说:“看来狡猾的人类还安排了别的人手护送圣骸转移,你们再去查探,找到了赶紧过来报告我们。”

“好的,铁臂十夫长!”鸽人连忙答应,展翅起飞。

“然后呢?”我问铁臂,“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铁臂说:“目前,只能这样了。”

“不如我们分开去找?”赤牙说,“看谁能得到神明的眷顾!”

李奥说:“别急,人类的开始往这边撤离了,你们有的忙!”

“也好啊!”我说,“分开找,看母神到底会更护佑谁!”

“要是你的猫头鹰还能派上用场,就更好找了。”李奥说。

我看了一下东边,说:“太阳出来了。”

“叔叔,我捡到好多!”三三高兴地用衣服下摆兜住几十枚金币拿给我看。

“很好!”我点点头。

高斯和森格斯基见到的不是很多,两人脸上有些挂不住。

“抱歉,比洪队长,我们来晚了一步……”阿莉娜也满脸歉意。

“不用自责,”我说,“这只是一点意外收获,走吧,继续寻找,不能让人类把圣骸送到西边!”

“我这就去找!”森格斯基说。

铁臂和赤牙看看我,又看看他们的手下,也叫出了几个手下的名字,说道:“你们,快去找!”

这些手下都是腿脚快的,纷纷领命离去。

而我们,暂时只能在这里干瞪眼等着。

逃出来的人类,快到这边了,对我来说,倒是个好机会,不过对他们来说,就是灾难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我相信,精锐团的人见到人类也会滥杀无辜,就像那些入侵安尼莫城的精灵死士一样,毫不留情。

换做是一年之前的我,大概也会对任何人类和精灵痛下杀手,因为他们和我们是对立千年的仇人。

可现在,我的想法有了些变化。

哪怕赵日天这个虚伪的家伙嘴上说的种族平等,给了我一点点幻想,而他的行为却远远不如那些不认同或者说从未思考过种族平等的人,给了我同样不小的打击。

我甚至在想,像泰雅那么温和可亲的女孩,对待异族敌人,会不会也变成冷酷残忍的屠杀者,尤其是在西岚镇那一次,我看到她因为我负伤而表现出来的愤怒……不过转念一想,泰雅这么温柔善良,也应该是像我一样,只是对敌人冷酷无情,对无辜的弱者,也应该是下不去手的。

我并不是想自我夸耀什么,只是提醒自己,我不能沦为赵日天那样的罪恶之人,也不能成为滥杀无辜的屠夫,但更多的,我再提醒自己,泰雅还等着我解救,我不能被眼前的琐事遮蔽了双眼,看不到远方的目标。

“你们,跟紧我!”我对着手下们说。

其实他们就在我旁边,但这话一出口,他们就挨得更近了。

“待会儿跟着我,一定不能走散!”我低声说。

“怎么了?”巴德有些奇怪地问。

“别问为什么!”乔恩推了他一下。

我把霸王龙捧在手上,说道:“到附近看一下,看到有人马上告诉我!”

“叽叽叽,好玩!”霸王龙高兴的飞了起来。

我这才注意到,它的羽毛中,已经出现了几根黑色的。

它终于开始换毛了!()牛头回忆录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牛头回忆录》,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