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提到师承,又有许多楚家人如梦惊醒。

   灵堂一下热闹起来。

   “云海市有头有脸的医生都跟咱们家有来往吧,我可没听说有谁的学生是这个林家赘婿。”

   “看他刚才救人的手法那么鲁莽,确定他真的是个医生?”

   “说的是啊,他手里提的那东西就算不是死婴,感觉也不是救人的药材,兴许他救活老太太只是凑巧?”

   听见一众人等的质疑,唐锐不气,笑容却讽刺无比。

   他把楚老太太从鬼门关拉回来,却只得到这样的态度?

   楚家上下,真是一丘之貉!

   突然,他见到王淑华一拉林若雪衣袖:“快让他拿钱走人,在这儿发什么疯!”

   林若雪也望向了唐锐,眼神并不尖锐,而是充满期待。

   她也在等待唐锐的答案。

   “我没有师承。”

   甜美清纯女孩的公主梦

   唐锐淡淡回答。

   伴随着楚家人松了口气,林若雪眼中那丝期待的光也暗淡几分。

   她以为唐锐真的是什么圣手高人的徒弟,只是一直隐而不发,可结果却泼给她一盆凉水,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唐锐。

   虽然唐锐救人时表现出的胆识和镇定,依旧给她不小的震撼,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极度的不稳重。

   一旦救人失败,楚家迁怒下来,唐锐纵有十颗脑袋也不够赔。

   楚四海早就等待这个回答,只见他微笑开口:“当然,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楚家的恩人,这样吧,我楚家再加五十万,作为给你母亲的补偿金你觉得如何?”

   唐锐固执摇头:“我只要你们磕头认错。”

   “你!”

   楚四海面容阴沉,压低声音,“小兄弟,这样把事情做绝,对你我都不好。”

   周围的楚家人也阴阳怪气:“还不知道见好就收,万一苏老来了,说你那东西有剧毒你该怎么收场?”

   林若雪面露不满,帮唐锐说了一句:“不管那是什么,它都让老太太起死回生,难道这就是楚家对待恩人的态度吗?”

   楚家人的气焰顿时矮了几分。

   楚四海则微眯起眼睛,说道:“如果苏老能亲口证明,那是一味救人的药材,我便答应你的条件,但如果不是,就别怪我楚家翻脸不认人了。”

   林若雪黛眉皱紧:“难道你们想颠倒黑白不成?”

   “苏老来了!”

   一道声音打断,所有人都下意识往灵堂外望去。

   走进来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先生,健步如飞,精神抖擞。

   苏医邈,云海医学界名头最响的中医圣手。

   “世上真有起死回生之事?!”

   一进灵堂,苏医邈便当场惊呆,楚老太太是他亲自接诊,确定回天乏术后才送入水晶棺的,已经两天过去,人竟然又活了?

   从医数十载,闻所未闻!

   紧接着,没理会迎上前来的楚家人,苏医邈快步走近楚老太太,专心号脉。

   脸色愈发的兴奋激动。

   “脉象平稳,五脏俱安,老太太,请告诉我这是哪位高人的医术?”

   像是求知若渴的小学生,苏医邈振声问道。

   而后,他发现所有人都眼神古怪的望向一个年轻人。

   准确的说,是望向年轻人手里的东西。

   “那是……”

   苏医邈刚看过去,眼神便瞬间定格,又用力的揉拭两下才颤抖开口,“那是一株人形何首乌吗?”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尤其楚江和王淑华等人,脸上更挂满错愕。

   开玩笑的吧,那还真的是药材啊!

   “是。”

   既然被人道破,唐锐也无所谓承认。

   苏医邈连忙走过去,试探性的伸出手:“小兄弟,我能看看吗?”

   将何首乌接过来之后,苏医邈就像捧着一件易碎的古董花瓶似的,格外的小心翼翼。

   观察许久,苏医邈的兴奋不降反升:“我只听说世上可能存在野生的人形何首乌,没想到这种仙药真的存在!”

   楚四海眼睛瞪大:“您说这是仙药?”

   “不错。”

   苏医邈神采飞扬,“何首乌要生成人形极其不易,每一株都拥有着极高的药用价值,堪称是仙药也不为过,之前楚老太太气血不足,导致心脉暂停,这才出现了假死状态,然后她又在水晶棺中昏睡两天,身体早已虚弱到极致,就算我发现这是误诊,怕也是难以回天,可以说,今天能救老太太的,就只有这一株何首乌。”

   这句话,彻底打了楚家人的脸。

   想到先前讥讽唐锐的话,他们只觉得羞愤难当,一个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若雪则是小口微张,惊讶的无以复加。

   从墓地里挖出一株仙药,这种事换谁都难以相信。

   而且,唐锐是怎么认出来它的价值的?

   倒是王淑华最先反应过来,先前的卑微一扫而空,雄赳赳气昂昂的看向楚四海:“楚先生,我们林家用仙药救活了老太太,你还要扣着小泰不放吗!”

   “妈!”

   林若雪低声叫了句,俏脸通红。

   林源山也伸手捂住老脸。

   刚才王淑华还一口一个死婴,现在却把功劳揽到林家的身上,这也太丢人了!

   楚四海的态度却比刚才诚恳不少,回身跟楚老太太耳语两句,挥动大手道:“快把林泰放了。”

   随后,又来到唐锐面前,深深的弯腰鞠躬。

   “小兄弟,刚才是我失礼了。”

   楚四海说道,“不知道小兄弟愿不愿意把这株何首乌转卖给我,你放心,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不卖。”

   唐锐拒绝的非常干脆,“老太太已经转危为安,进补再多的何首乌,只会弊大于利。”

   楚四海迟疑的看向苏医邈,小声问道:“苏老,您可知道这种药材的大概价格。”

   在他看来,只要砸够钱,唐锐就不可能不卖。

   结果,苏医邈却很认可唐锐的说法:“小兄弟说的不错,人形何首乌是大补之药,最好是做救命用,养生的话并不建议,至于价格方面,我也不好说,但不会低于五百万就是了。”

   “五百万?!”

   楚四海愣住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就算是什么人参灵芝,卖到天价也就是几十万吧,这一株黑漆漆的东西,竟然能卖到五百万!

   楚江听到这,更是后悔的垂足顿胸,何首乌是他的人挖出来的,本该属于他才对,结果因为他的无知而错过了。

   这感觉就像一张天价彩票被亲手丢弃一样。

   瞧着这些人精彩丰富的表情,唐锐只想冷笑,随即他冷声说道:“楚先生,你先前的承诺还算数吗?”

   “什么承诺?”

   楚四海面不改色的看看周围,“我有给过他承诺吗?”

   其他楚家人齐刷刷摇头,异口同声:“没有的事。”

   “你们!”

   林若雪俏脸含霜,她怎么也没想到,楚家自诩大家族,竟然会出尔反尔。

   唐锐轻捏拳头,他的眼中没有意外,只有愤怒。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玄门仙医给他的不只是医术,还有着数不清的武技传承。

   这世道,本就弱肉强食。

   楚四海大袖一拂,平静道:“给唐锐备好谢礼,恭送他们离开。”

   他直接把承诺一事糊弄过去!

   “都给你们那么多钱了,还不满足啊?”

   楚江突然上前,轻轻拍着唐锐肩膀,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想给死人争口气,傻不傻!”

   话音刚落,唐锐肩头突然生出一股庞大的反震之力,把楚江高高的抛向空中。

   所有人都愣了一刻,搞不懂唐锐是怎么出手的。

   “还愣着干嘛,给我废了这小子!”

   楚江顾不得叫痛,对着一群保镖大喊出声。

   但那些人刚迎上来,就感觉一道黑影横在眼前。

   下一秒,唐锐的拳头就击中第一人的鼻梁,不等鲜血飙出,第二人的脖颈也吃到一记手刀,倒地时呛了一嘴白沫。

   接着,第三人犹如大虾佝偻倒地,第四人,第五人……

   短短几个眨眼的功夫,楚家保镖们都倒在地上,惨叫声此起彼伏。

   唐锐虽然还不能把武技传承都融会贯通,但他的身体得到玉佩改造,对付这些虾兵蟹将已经足够。

   最后横跨一步,唐锐直接来到楚四海身前,在众目睽睽下甩了一巴掌上去:“现在,想起来你的承诺了吗?”

   啪!

   响亮的巴掌声如一声炸雷,所有人都傻在原地。

   “你竟敢打……”

   “聒噪!”

   唐锐又给了一巴掌,尽显强大,“想起来你的承诺了吗?”

   两边脸庞各顶着五枚指印,楚四海脸颊火辣辣的痛,等他抬起头,赫然发现这一刻的唐锐像是恶魔煞星,震慑的他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

   “四海,按他说的做。”

   楚老太太的声音突然响起,她不断对着楚四海摇头,示意到此为止。

   她看出来,唐锐就像破浪之梭,再强加阻止,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到时在云海市传播开来,对她楚家的名声不利,何况还有苏老在场,无论如何这个道歉,都是躲不过了。

   老太太的目光,让楚四海彻底放弃,他狠狠一挥手,让保镖们退下,又叫人把林泰带来交给林家,以及把墓地合同和一张银行卡递给唐锐。

   楚四海咬牙道:“卡里有一百万,你先收好,稍后我会带楚江一起,去给你母亲上香。”

   拿到墓地合同,唐锐这才面色稍霁,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至于那张一百万的卡,唐锐随手放进口袋,这动作顿时把一旁的王淑华心肺气炸。

   她就等着这笔钱呢,结果,给这废物女婿收下了?

   然而,想到刚才唐锐雷霆一怒的样子,她又只得把怒火咽下去。

   突然的,王淑华想起苏医邈的话。

   目光立刻望向那株何首乌。

   咕嘟。

   狠狠咽了下唾沫,一道强烈的占有欲侵占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