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号传书,许七安莫名的有些心虚和羞耻,以致于没有第一时间回应。

【二:你有恒远的线索了?这么快?】

不愧是飞燕女侠,急公好义!许七安默默夸赞。

同时,许七安精神一振,不愧是怀庆,不愧是大奉第一女学霸,这效率简直高的吓人。

【一:恒远在杀死平远伯的过程中,无意中看见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这是三号的推测。那么,到底看到了什么?无从猜测,我因此困惑不解,甚至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这份死磕考题的精神,是学霸的标配啊,不愧是怀庆。我当年要是有这份心气,清华北大已经向我招手………不,不能这么说,应该是我从来都没给那些名牌大学机会,它们再好,我也是它们得不到的学生……….许七安握着地书碎片,无声的咕哝。

一号继续传书道:

【以咱们那位陛下多疑的性格,肯定会把恒远灭口,而金莲道长说暂时不会死,那么他肯定被囚禁在陛下随时能看见的地方。可是,淮王密探带着恒远入内城后,便再没有出现。人到底哪里去了?】

怀庆足够谨慎啊,一口一个陛下,那明明是你父皇………许七安现在对怀庆充满了吐槽**,甚至盘算着怎么引诱她社死。。

【一:后来,四号关于土遁的猜测,让我从之前的牛角尖里钻了出来。京城地下有龙脉,龙脉四通八达,如果施展土遁之法,确实可以在龙脉的基础上进行传送。

【于是,我调查了平远伯府,发现那座府邸是御赐的。皇室赐予功臣的府邸,是有规格要求的。比如风水位置极佳的地方才有资格修建这样的府邸。

【而京城里,风水最好的地方,无疑是坐落在龙脉之上。潜入平远伯府后? 我在后花园的假山群里找到了密道……….】

带来洱海冬季旅行美女文艺写真

一号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告之天地会众人。

原来平远伯府真的有“地洞”,通过固定的土遁阵法,可以直达皇宫?

天地会众人虽有惊讶? 但毕竟符合原本的推理,所以很快恢复冷静,并为案件的进度感到欣喜。

一号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能力和智慧值得信赖,查案方面? 仅次于许七安……..李妙真鼓了鼓腮,有些郁闷。

哼!一定是许七安藏私了? 不愿意把他的本事交给自己? 所以才让她的侦查推理水平进步不大。

遥远的北方,乘坐战船的楚元缜发来传书:【这个石盘该如何开启?是特定物品? 还是某段口诀?】

【一:需要特定的物品才能激发刻在石盘内的土遁术,另外? 土遁术本身修行困难? 而能将土遁术刻成阵法的,放眼九州? 屈指可数。】

【三:不可能是司天监吧。】

许七安问出问题时,脑海里闪过的是神秘术士团伙? 不是司天监的话,能布置下这个阵法的存在? 只有和朝廷联系紧密的神秘术士团伙。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 神秘术士团伙极有可能和元景帝有交集? 这就令人难以置信了。

皇帝和反贼有密切交集?

荒诞程度就好比两个情敌突然好上了,并抛弃女神,去滚床单……….

【四:咦,许七安你现在是地书的主人了?】

天地会内部一静。

许七安有种收藏的小黄书被人拿到公众场合公开处刑的感觉,头皮微微发麻。

【三:此事稍后再说,先谈正事。一号,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判断出阵法需要特定物品,而非口诀的?】

一号不搭理他。

嗯,按照我多年老刑警的推测,她八成是求助褚采薇了,怀庆和采薇是大奉好闺蜜………话说回来,我一直不明白傻乎乎的胖头鱼是怎么和聪明的海豚成为闺蜜的……..

一号避开了三号的回答,继续传书:【我已经充分掌控了开启石盘的办法,地书碎片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看到这个传书,其余四人里,除非了楚元缜和丽娜,李妙真许七安是立刻秒懂了。

地书的形成,与山川神印息息相关,地书能开启“土遁术”阵法,倒也不奇怪。

两人奇怪的是,一号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四:地书能作为开启石盘的阵法?这怎么可能?】

尽管只是文字,但也能感受到“屏幕”那头,老楚惊讶无比的表情。而熟悉他的许七安,甚至能想象他又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脑补。

聪明人的通病——想太多!

许七安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地书的来历。

【四: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刚才那一瞬间,他的确联想到了很多东西,现在看来,是他想太多了。

见没有人再说话,一号重新掌控话题,传书道:【我需要的帮助是,由一位实力足够,又信得过的高手,持地书碎片开启石盘。

【这会非常危险,因为你不知道阵法的另一头是什么,也许再也回不来了。】

地书聊天群再次沉默下来。

信得过的人,最好是天地会内部成员。

至于修为强大,有足够自保能力的………大概只有许七安了,他的防御,已经堪称“不死之躯”以下,最强的那一档。

三品武夫,又叫:不死之躯。

许七安叹了口气,传书道:【我去吧!】

哪怕找一个四品武夫,都未必比他更合适。况且打更人衙门里信得过的四品都随魏渊出征了。

但恒远还是要救的啊,这个光头是朋友,是伙伴,更重要的是,恒远是个大好人。

【二:小心。】

【四:如果察觉到危险,立刻返回,多保重吧。】

他身在千里之外,无能为力,只能说些干巴巴的祝福。

一号没有说话,但许七安精神有所触动,收到了一号“私聊”的邀请。

【一:开启石盘的方法很简单,将地书置于阵法之上,灌输气机便可。行动之前,你最好找司天监索要一件屏蔽气息的法术,再用儒家言出法随的能力,遮掩自身存在。这样,或许能无声无息,瞒过对方的感知。】

她说完便没了声息,就在许七安要收好地书时,她突然传书:【人各有命。】

这话是什么意思,暗示我不要为了救恒远,将自己置于死地?许七安默默叹息。

一号是怀庆的话,在她眼里,一个没怎么打过交道的“网友”,又怎么可能和他相提并论。

………..

运河之上,十几艘战船排成一队,井然有序的航行。

某一艘战船上,楚元缜收好地书碎片,敲开了许二郎的房门。

“辞旧,你把那东西交给了许宁宴,我就充当消息掮客吧,有些事必须让你知道。”

楚元缜边说着,边进屋子,沉声道:“嗯,我明白你不想公开聊那件事,船上隔墙有耳,我们……..”

他摊开纸张,提笔在纸上疾书,然后给许二郎看了一眼。

嗤…….火苗窜起,将纸张烧成灰烬,缓缓飘落。

船上耳聪目明的高手太多,楚元缜没再多聊,果断离开。

目送楚元缜走出房门,许二郎满脑子都是问号。

他再说什么?

他想说什么?

我是失忆了么?

不由的,脑海里闪过临行前,大哥私底下与他交代的话:

“不管楚元缜问你什么奇怪的问题,说什么奇怪的事,你都不要搭理,保持冷漠。二郎啊,大哥不求你说“大哥的貂蝉在腰上”了,只求你帮忙保住大哥的一世英名。”

这就是大哥说的,奇怪的事和奇怪的问题?许二郎若有所思。

他没有来多想,坐在桌边研读兵书,走运河的话,从京城到楚州一旬时间都不用,而现在已经过去三天,即将迎来第四天。

短暂的征途已经过半,他即将迎来人生中第一段沙场生涯。

………..

未亡人的小院里,许七安坐在藤椅上晒太阳,王妃坐在一旁的小马扎上,磕着瓜子。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其实大多都是王妃喋喋不休的说话,讲述着今天认识了王大妈,昨天认识了李大婶,当然少不了关系最好的张婶。

总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琐碎,但听着就让人轻松。

“昨天货郎送来的菜不新鲜了,我打算换了他。”王妃语气平静的说。

其实是因为那货郎看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爱慕。尽管掩藏的很好,但慕南栀是什么人?她可是大奉最美的一枝花,类似的眼神见过千千万。

以前她缠着纱巾,也不能阻止男人对她产生好感,只要接触的时间一长,他们便如同猪油蒙了心似的喜欢她。

那货郎每天来送菜,尽管说话不多,接触不多,但依旧被她无与伦比的魅力影响。趁早换了才是正理,不然自己一个寡居的妇道人家,遇到心怀不轨的家伙,太危险了。

唉,谁叫我这么美了,长的漂亮也是一种罪啊………王妃一脸孤芳自赏的姿态。

“你是女主人,你想换就换。”许七安点头。

王妃顿时开心起来,他总是给她最大的自由和权限,从不过问她的决定。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吃她做的饭菜时,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今天咱们出去吃吧。”许七安提议。

“不,我就要在家吃。”王妃耍小性子。

“我想吃大餐。”

“粗茶淡饭才是过日子。”

你那是粗茶淡饭么,你那是轻度黑暗料理啊……..许七安疯狂吐槽。

距离上次天地会内部会议,已经过去两天,距离大军出征,已经过去六天。

许七安在筹划着拯救恒远,为此,他给自己准备了四张底牌。

底牌一:儒圣刻刀!

昨日前往云鹿书院,向赵守借儒圣刻刀,被告之刻刀不在书院。

压箱底的底牌没了,但是不慌,底牌二:监正!

他扭头又去了司天监,让采薇转告监正,自己要去做一件大事。

这便够了。

底牌三:小姨的符剑。

一位二品的剑意,纵使三品武夫也得受伤,危急关头保命足够。而且,在京城这种地方,只需要闹出大动静,就会招来无数目光,其中自然包括监正和洛玉衡。

底牌四:神殊和尚。

臭和尚自从楚州回来后,便一直沉睡,喊也喊不醒。这张底牌能不能用上,暂且不知,但终归是一张底牌。

“等魏渊出征回来,我就要离开京城了,带着家人一起走。”许七安看着她,提醒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而再的要在她面前提及这件事。

王妃面无表情的“嗯”一声:“祝你好运。”

…………

深夜。

穿着夜行衣的许七安,无声无息的穿梭在内城的街道。他没有可以掩藏自己的行动,但周遭的御刀卫,以及屋顶瞭望的打更人,“默契”的无视了他。

利用儒家法师遮掩身形的许七安,没用多久便抵达了平远伯府。

按照一号给的信息,准确的找到了后花园里,隐藏着地洞的假山。

按动机关,待洞口显露后,他钻入其中,举着火折子在地洞里快速前行,洞内并没有陷阱,一号已经探索过了。

很快,许七安来到了甬道尽头的石室,看见了直径两丈的石盘。

“这么大的石盘,一次能传送数十人,平远伯就是利用这个东西,把非法拐骗来的人口传送到皇宫内部……….”

许七安站在石盘边,沉吟几秒,取出地书碎片,置于其上,而后灌入气机。

地书碎片亮起微弱的,有些浑浊的微光,这些浑浊微光宛如流淌的水,流进一个又一个咒文,把它们全部点亮。

石盘上的阵法被启动了。

许七安急忙踏上石盘,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在石室里。

眼前景物一花,随后,许七安出现在了一片静谧的黑暗中,没有一丝光源。

“没有任何危机预感………”

他手里紧紧握着洛玉衡的剑符,心底略松一口气。

他现在处于“隐身”状态,因此没敢把火折子点亮,人类的眼球结构决定了纯粹无光的环境里,是无法视物的。

修为再高也不行。

他又不敢释放精神力探索周边,只能一步一步,缓步的往前,过程中挥舞双臂,试探前方空间。

好在如果前方是悬崖或者墙壁的话,武者对危险的直觉会给出回馈。

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探测器。

就这样缓慢了走了一刻钟,许七安耳廓一动捕捉到了奇怪的声音。

“呼,呼………”

前方的黑暗里,传来了诡异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吸。

肺活量得有多大?许七安头皮发麻的于心底吐槽了一声。

越往前走,“呼吸声”越清晰,许七安感觉自己额头似乎沁出冷汗了。

皇宫底下,隐藏着什么东西?

许七安握着剑符的手不由的紧了紧,一旦捕捉到危险的预感,他就直接激发符剑,不抱任何侥幸心理。

黑暗深处的动静,给他无比危险的感觉,越是靠近,身躯越忍不住的颤抖。

顶着恐怖的压力,他又往前走了近百步,无声无息的潜行,前方终于出现了一抹微弱的金光。

这股金光透着庄严、阳刚气息,与金刚不败神功有些相似,却又有所不同。

佛门金光,是恒远么?恒远真的被带到这里来了?那抹金光是什么,恒远的依仗,是他的秘密?许七安浮想联翩。

他刚想往前行去,脑海里突然呈现出一幅画面:

他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无声无息的死去,没有征兆的死去,身体形容枯槁,宛如干尸……..

武者的危机预警!

许七安沉默的后退,后退,然后转身,稍稍加快速度,撤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平远伯府的地下石室里,石盘上的咒文再次散发出浑浊的微光,一道人影凭空出现。

许七安俯身捡起地书碎片,收回怀里,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点燃了几盏灯油的灯。

然后,靠着石盘坐下,无声吐出一口浊气。

“查了狗皇帝这么久,终于有进展了。”许七安嘿了一声,脸上难掩笑意。

黑暗深处传来的动静,仿佛呼吸声的响动,是什么东西?

龙脉制造的响动?嗯,那地方不出意外,应该是龙脉的核心。

“恒远被镇在龙脉里,那抹金光在与龙脉抗衡?还有,会让我无声无息死去的力量是什么,阵法么?”

许七安抓出地书碎片,传书道:【我已经通过石盘传送,初步探索了阵法的另一边,有了一些收获。】

【一:是皇宫吗?阵法连通的地方是皇宫吗?你有没有遇到危险。】

【二:有什么发现?嗯,你没受伤吧。】

【四:效率很快嘛,救出恒远大师了吗。】

除了在呼呼大睡的丽娜,以及闭关的金莲道长,其他成员纷纷回应许七安的传书,看起来是刻意没睡,等待他的消息。

………..

ps:哈哈,关于一号的身份,你们能猜到怀庆,主要是我铺垫的多,铺垫的好,比如许七安云州战死时,怀庆的反应。类似的铺垫还有很多。一个成熟的作者,就应该让读者产生“我就知道是这样”的心理。

如果一号是裱裱,你们会破口大骂,为什么?因为毫无铺垫,于是显得不合理,逻辑出错。

再就是一号的身份,本身就不是什么大爆点,大秘密,只是符合怀庆人设的小趣味而已。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