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面对两人,煞魔也丝毫不畏惧,他的实力完全碾压两人,多一个人只不过是麻烦一些而已。

抬手一挥,一把巨剑从大海中拔起,整个空间震荡,剑芒激射,受损之处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肆意撕裂一方。

“去!”

巨剑被他挥之而去,无尽剑芒袭杀过去,速度极快,仿佛瞬间就来到两人的面前,剑威浩荡。

两人准备逃离之际,猛然一个转身,长剑暴起炽热的光芒,剑光流转灿烂。

锵!

长剑相撞,两人纷纷退后好几步,借势直接遁走。

瞬间消失在远方。

“想跑?”

煞魔的身影也瞬间追杀过去。

他纵横在天涯域场,剑气对他毫无所用,根本不能靠近他的身躯,还顺手拔了一把巨剑,拖着巨剑追杀出去。

他刚离开,就有一位老怪物冲出来,第一时间潜入水中,取走刚刚被徐振东两人挡下而沉入大海中的巨剑。

90后氧气清新花女孩唯美写真

这可是好东西。

一旦取出,再也无法放回原位,却是非常好的武器,很多人都想拿走这里的巨剑,却又不能拿。

三人的战场在快速的转移,尽管两人跑得很快,但始终跑不过煞魔这个元婴中期的强者,没两下就被追上。

“破土参天!”

匆忙之际,斩出一剑,稍微还可以拖延一下时间,然后再次提速逃跑,沿着一个方向逃跑。

从这边逃亡欧洲血海,穿越美洲是最快的方式,但会经过一些世俗界的国家。

煞魔可以不在乎那些国家的世俗界的人民,但徐振东还是要在乎的,只能往北走,走水路。

“徐天君是吧?们跑不掉的,一个还未入元婴境,一个元婴初期,在我面前就如同蝼蚁一般。”

煞魔嘴角露出得意的神色,提着巨剑追杀过去。

天涯域场虽大,但三人很快就逃出天涯域场,并且舜速出了结界。

一出结界,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煞魔的速度变慢,这点让徐振东有些诧异。

“赶紧走,他一直生活在灵气充沛的地方,一下子来到这种灵气匮乏之地,难免会有些不适应,我们的抓紧时间,不然会被他赶上的。”

孔祸水加速离开,嘴里快速说话,已经没有之前的妩媚。

“好!”徐振东马上跟上,突然想到什么,说道:“走了,带进天涯域场的人怎么办?那些人似乎最强不过地仙。”

“我在过去帮时,就已经安排他们离开,那些人太弱,没有我在,他们根本没法生存。”

孔祸水说道。

其实道根生等人在那边修炼的还是很不错的,孔祸水前辈为他们削弱剑气的锐气,让他们进行感悟剑道,感受剑意,有很明显的进步。

但突然说徐天君有危险,需要去救援,让他们马上离开,他们也是没办法,只能离开。

广阔无边的太平洋上,有三道身影速度极快,朝着北方冲去。

海中充满雾气。

现在又是临近冬天,天气寒冷,一路上北,一些国家的舰艇看到都还没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就直接消失。

北上穿过亚洲和美洲的海峡,再从东边走,大概穿越美洲海域,就可以抵达欧洲海域。

至于血海的具体位置,徐振东并不知道。

孔祸水倒是去过几次血海,知道具体位置,并且对血海还有几分了解。

“有没有那种非常牢固的保命的宝贝?”孔祸水边逃边问道。

“什么意思?”

“血海被称为万血之海域,那是一片由血液汇聚而成的海域,海域中心有一个强大的阵法封印,我们需要进入阵法封印,利用这个封印才能镇杀他,但这封印有三位守护者,想要进去极为不易。”

“要击败这三位守护者?”徐振东迟疑的问道。

“这倒是未必,但进去必须得过他们那关,这三个守护者其中有两个是人类,不过已经没有了人类的意识,他们心中之后一个想法,那就是守护海域中心,抹杀一些试图进入海域中心的生物。”

“还有一个是怪物,似乎是一种海兽,不过已经被血虫侵蚀的不成模样,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海兽,这个非常强大,而且可以引动海域里的血虫,一旦被血虫咬到,会麻痹神经。”

两人速度极快,孔祸水边跑便给他解释。

“那这个跟我有没有保命的宝贝有什么关系?”徐振东不解的问道。

“据说海域中心有一个赤血之心,是稳固整片血海的关键存在,一旦赤血之心被取走,血海就会自毁,毁灭所有在血海中的生灵,也包括我们,所以如果不能在血海自毁中保命,也会死。”

孔祸水认真的说道。

“赤血之心!”

听到这个,徐振东瞬间提神了。

冷柔儿跟他说过,想要再次强行打开一个仙域缺口,需要得到赤血之心,可他没想到这么危险。

血海被称之为大凶之地,其中威力定然不小。

从他接触的西林战场、蓝海监狱、天涯域场这几个地方来看,如果这种级别的结界自毁,他估计真的没法保命啊!

“想借机取走赤血之心?”徐振东问道。

“不错,只有得到赤血之心,才能进入仙域。”

“知道这个事?”徐振东有些诧异了。

“很奇怪吗?我们之前没想尽办法去,那是因为我们没得到轩辕剑,道勒夫前辈又说,轩辕剑有剑魂,认主,只有它自己选择主人,不能反过来,所以我们一直等待轩辕剑的主人出现。”

说到这里,孔祸水转头看了一眼他,说道:

“直到的出现,道勒夫前辈说要等的人就是,只是没想到他自己先跑进去了,丢下我。”

徐振东有些迟疑的看了看手中的轩辕剑,回想起来,曾经几次战斗,轩辕剑在自己没有发挥之下,也会微微颤抖,而且他能感觉到剑的兴奋。

难道轩辕剑真的有剑魂?

“姐姐,如果结界自毁,我似乎不能保全自己,我没有这么牢固的宝贝,有没有?借我用一下!”

徐振东看着他,露出笑容,说道。

“滚,我只有一样。”孔祸水对他翻了翻白眼,说道:“其实我们华夏像我这种级别的人都有,但他们都进去仙域了,如果没有的话,到时候,在外面吧,别进去送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