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挣扎起来,小汪峰还在继续,安慰我说,这是假的,假的!你别怕!

车迅速滑下,我被按到在地面上,脸着地脸着地,那辆车由远及近,在我瞳孔中慢慢放大,刚才因为强光遮挡的我爸的影子也慢慢实化出来。

一个脸因为长期下地晒的干黑的妇女,一个大字不识一个农村老太,古板拘谨的坐在这鬼车上,要眼睁睁的压死自己的女儿…

我不怕死,可是我不能这样死,这样我爸就会落的一个亲手杀女儿的准备。

鬼车。

杜小月也是死在这里,也是被车撞死,现在我又在这里。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纠葛。

想到这,我下意识的就想撒开脚丫子躲避这辆车,可是我这才发现我的双腿像灌了铅似得动弹不了,我知道一定是柳老太婆搞得鬼。

眼看着车子离我越来越近,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不是怕自己的身体被碾压,而是怕我爸以后该如何面对。

而就在我绝望时,我突然感觉身体被人重重的推开了。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睁开眼发现我真的出现在了两米多远之外的地方,而小汪峰却出现在了我之前所在的位置,出现在了车轱辘下。

看到这一幕,我眼窝子里眼泪在打转,小汪峰竟然推开了我,替我去死。

嘴唇薄少女粉色眼影魅惑写真

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眼看着车子从他身上压过,我却无能为力。

然而下一秒,我目瞪口呆,碾压过后,小汪峰突然猛的站了起来。

我当时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这鬼车厉害之处我是知道的,小汪峰才死就要诈尸?

鬼车停在那地方,我爸背对着我,小汪峰跳起来之后像是魔怔了一样,低头看自己,我以为他得满身是血的,可不是,他像是疯了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喊,“我就知道,我踏马就知道,这是假的,这踏马是假的!”

我有点搞懵了,难道像是小汪峰说那样,这真的就是一个投影世界?

柳老太婆摇摇头,古里古怪的说了声:“执念这么重,疯子……”

“小汪峰!”我冲着他喊了一声,有点激动。

他转过脸来,我愣住了。

因为卷到车底下,从肚子开始,一直到脸上,身子被车轱辘碾凹凹进去了,甚至左边的眼珠都凸出来,都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难道他一点不疼?

“没事,都是假的,这些人都是假的!”小汪峰又要冲过来救我,柳老太婆脸一黑,说了句够了。

然后就是夜色里传出两个儿童一男一女的笑声和哭声,抬着一顶黑色轿子从她身后无声无息的出来那辆黑色的轿子,到了小汪峰身边。

小汪峰都没反应,身子就被吸到那轿子里面,那轿子一闪,直接冲到了钟家桥的桥墩子里,然后像是变戏法一样,消失了!

是柳老太婆的那辆鬼轿子。

这完是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这难道是穿墙术?

但是更让我惶恐的是,这小汪峰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怎么被车压成了那样都没事。

柳老太婆颤巍巍的到了我跟前,说:“小伙子,你算是命大,既然你没死,那就让你爸来死好了。”

说完这句话,柳老太婆勾了勾手指头,刚才背对着我的那个鬼车就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