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焘,你活了一把年纪,竟然对晚辈出手,不觉得丢脸吗?”

灰袍老者淡淡的说道。

“冯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梁家的人来过问了?”

白焘说完后转向冯雪晴。

“是你让他们来的?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呵呵,这个就不用白叔操心了,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冯雪晴淡淡一笑:“我倒是想奉劝白叔一句,这事,你老最好别插手了,否则我不敢保证你安。”

“哼!”

白焘冷哼一句:“你这样做,你父亲知道吗?”

“白叔不用拿父亲来压我。”

冯雪晴嘴角一扬。

大眼呆萌美眉学生制服不失清纯唯美生活照

“父亲年龄大了,很多事他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操心了,不是吗?”

“你很好!”

白焘沉声回应。

“姑姑,我没想到你竟然跟梁家的人狼狈为奸,你太让我失望了。”

冯筱萱一脸失望之色,看向冯雪晴道:“你不要告诉,这仅仅只是为了冯家的将来!”

“冯筱萱,你难道还没明白?”

冯筱静开口道。

“冯家,在你父亲手里,一天不如一天,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坐在家主的位置上!”

“冯筱静,你放肆!”

冯天明高声喊道。

“掌嘴!”

冯筱静冷声道。

她的话音落下,身后的老者抬手一掌拍了出去。

“大少爷,小心!”

侯荃眼神一沉,一把将冯天明拉开后,抬手迎了上去。

蹬!蹬!蹬!侯荃被对方的掌劲直接逼退了四五步才稳住身形,心中的气血差点喷涌而出。

啪!啪!啪!看到这一幕,坐在轮椅上的梁浩谦抬手鼓掌。

“真精彩,冯家,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梁浩谦,你到底想怎样?”

冯筱萱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

“呵呵,我想怎样,你难道不清楚吗?”

梁浩谦嘴角一扬。

“只要你点头同意做我的女人,我们梁家将会无条件支援你们冯家。”

“如果我们两家联手,你说,这华海还有什么是拿不下来的?”

“白痴!”

冯天明嗤之以鼻:“你是不是忘了怎么被我姐夫废掉一条腿的?”

“嗯?”

听到这话,梁浩谦眉头一皱,一股强悍的气息迸发开来。

“冯天明,就因为你这话,你今天休想站着离开这里!”

“是吗?”

冯天明冷声道:“希望你等下不要吓得尿裤子!”

“呵呵,你是不是指望那小子来救你?”

梁浩谦再次冷笑一声:“我真怕他不来,他来了,今天就别想着离开了!”

“梁浩谦,你要干嘛!”

冯筱萱秀媚微蹙。

“我没干嘛啊!”

梁浩谦耸了耸双肩:“我只是要把他加持在我身上的痛苦,十倍返还给他而已!”

嘭!嘭!嘭!嘭!就在这时,从门口传来四道沉闷的响声。

随后,便见四道身影重重的砸落在众人跟前,早已没有了气息,各自手里的自动步枪掉落在地。

每个人的心口处都有一团血迹,很显然是被人一掌轰碎了心房。

“谁?

谁干的!”

看到四人后,梁浩谦当即喊了出来。

这四人可是他特意安排在外面伏击叶凌峰的,也是他今天最大的依仗。

可没想到,还没见到叶凌峰的人影,自己的人却死翘翘了。

“侯荃,你跟吕凤两丫头保护好萱丫头和天明!”

白焘满脸凝重的盯着大门口。

到了他这种级别的强者,对危机气息的感应要远高于常人。

虽然还没见到人,但他已明显感应到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息正朝着大厅席卷而来。

不一会,只见四道身影出现在门口。

为首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黑袍老者。

精神矍铄,眼神犀利,周身弥漫着强悍无比的肃杀之气。

另外三人,年龄在五十岁左右,身材健硕,天庭饱满,气息强悍。

“草,你们是什么人?

敢杀我的人,活得不耐烦了?”

梁浩谦指着四人,怒声喊道。

噗!他的话音未落,一道劲风扫过,当即便见他的一截食指掉落在,断口处光滑如镜。

“啊…”十指连心,梁浩谦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叫声:“给我杀了他!”

“敢伤二少爷,找死!”

七八名精壮男子眼神一沉朝着黑袍老者冲了过去。

呼!呼!其中两名中年人一个闪身冲了出去,身形频闪,拳影舞动,如狼入羊群。

不到两分钟,八名男子息数躺了下去,无一不是咽喉被直接轰碎,一个个没了半点气息。

嘶!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死!”

推着轮椅的灰袍老者眉头一皱,抬手一掌砸向了其中一名中年人。

劲风夹带着雷霆万钧般的气势呼啸而出,卷起一阵刺耳的破风声。

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对方的身手远在他之上,根本没有躲闪的可能。

呼!就在这时,黑袍老者出手了。

眼神一沉,抬手一掌拍出,一道强劲的罡风肆虐而出,摧枯拉朽。

轰!灰袍老者的掌劲被直接碾压,罡风去势未减,径直轰在了灰袍老者心口。

灰袍老者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向半空。

一直飞出五六米远的距离,才重重的摔落在地,身上气息紊乱,战力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

嘶!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此之前,虽然灰袍老者没出过手,但他身上的气息显露出其实力绝对不亚于白焘。

可就是这样一位强者,竟然被对方一掌给轰飞了出去。

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强者?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艰难的站起身来后,灰袍老者咬牙问道。

“给你一分钟时间,带着这个废物马上消息!”

黑袍老者指了指梁浩谦冷声道。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梁浩谦深吸一口气怒声问道。

啪!黑袍老者抬手一掌扇了过去,可凉的谦少,两颗门牙当即飞舞了出去。

“再不滚!就永远别走了!”

说话的同时,一股强悍的气息席卷而出,梁浩谦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二少爷,我们离开这里…”灰袍老者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惮。

对方的身手至少高出他两个等级,根本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说完后,赶紧推着轮椅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