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最讨厌的5种包法

在任务里接触最多的东西就是枪械,威力惊人,无论是哪种型号口径,子弹也是何种规格的,对于人类来说都是致命威胁的东西。.23txt.但作为主流武器的枪械比起盆地中间那些正在演练的装甲车,它们射的一颗一两百斤重的炮弹,爆炸的威力可以将周围几米范围内的人体部撕裂成碎片。

爆炸风浪或许对手术者的影响很小,但是产生的钢铁碎片对比使用过的钢壳炸弹来,两者从来就是处在不同阶段中的东西了。这样的装甲车少了还好,但是数量足够多,集火射下的威力,在对比炮弹的度和差分机控制分析的锁定机制,手术者面对这些东西除了和普通人类一样躲在足够坚硬的岩体后面缩着脑袋,好像也没有太多应对的办法。

“那东西算是军队在地面上的主力火力之一了,数量很多的,火山基地这里有专门的存储库用来放那些装甲车。并且为了让这些装甲车能够顺利且迅地开出火山基地,被布置到战线上去,对面那一片盆地的环形山脉都给钻出了好些巨大的隧道来,只用来过这些装甲车和战车,那些6载的航弹车辆也可以通过,但是不多。”多伊尔讲到,“刚来这里肯定什么都不清楚,哪个地方是哪里,做什么用的等等。有几天时间就好了,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随后多伊尔带着卡西亚从一旁的螺旋楼梯上一阶阶下到了盆地的平地上面,走几步去到刚才看到的那个基地内火车站,搭了一趟运送货物火车的便车,将他们载到了那一片巨大树木包围起来的建筑里面。生活、指挥、监控、通讯,大部分设施都在那里了,其余的就是几个分散在仓库基地里的建筑。

途中经过了可以用空无一物来形容的机场,一道道深入地面下的起落架减震装置部都被青绿色的防雨布层层包裹了起来。只停着十来艘不知道具体级别的飞空艇在那里,藏青色的身体上也没有用漆写上型号和编码,身长都远远过了巡洋舰级别的商用飞船,大概在六百米左右。十几艘飞空艇排成列横亘在那里,完就是一堵不可越过的金属城墙,压迫感和其身体上斑驳苍老般的侵蚀痕迹很远就能感觉出来。、

现在不知道是在维修还是在保养,一旁堆满了车辆,架起云梯和机械手臂,几百号人爬在上面,拿着器具捣鼓着什么东西。几平米见方的钢板被拆了很多块下来,露出里面复杂的传动机构,扭曲的管道与线路部暴露出来,那些人正在处理这些东西。远远看去,趴在上面穿着蓝颜色衣服的后勤人员对比飞空艇,就是一堆可以忽略不计的蚂蚁样的生物体了。

整个机场的占地面积在盆地里也是不能忽略的,但是现在完空了出来,一眼看过去,难以看到可用的东西,除了那十来艘飞空艇。

“这都算是飞空艇数量多的时候了,平时停驻在这里的数量是只三艘不到。多出的几艘还是最近不知道从哪个基地飞到这里的,但是停下来就没有再飞上天空了。”多伊尔继续介绍火山基地的常态,“机场也一直是空着的,说是机场,但这里的军人大都把他当成一块空地来看待。我来这里的十几年时间,就一直空着,那些防雨布也每一两年换一次,腐朽了就换,顺道还给包裹的起落架子上防锈油和检查保养。也不知道帝方是怎么思考这些机场的,不只是火山基地这里,听别人说过,其他地方的机场大凡也是如此。修建的规格极高,各种标准和条件,造价费用也异常昂贵,但是使用的次数近乎为零。我想肯定不是因为飞空艇的数量不够吧?可能还不到派遣大量飞空艇到这里来的必要性。如果真的有一天,突然间眼前的光亮变得暗了,然后抬头看见天空上是一队队整齐编队排列的飞空艇在空中停着,那么那时应该也就是战争开始的时候了吧。”

这个时间不会远了,卡西亚在心里默默回答。看着面前空旷得只存在空气的机场,心里也是抱着和多伊尔一样的疑问。

“而且那些飞空艇也不出去执行任务,每过一段时间的保养倒是异常热心。需要空中支援,或者是出动空中力量去搜查什么的时候,也是用的廉价空艇,顶着氢气的那个东西。动力倒也是蒸汽驱动,只是不大好用,以前上去过,感觉轻飘飘的。稍微天气上出现一点状况,就是‘迫降!迫降!’,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尝试去坐空艇了。”

卡西亚见多伊尔难受的脸面,心里也大致想象得出那会是什么场面了。

大概花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两人被火车拉到建筑群边上。穿过一道宽度有数百米的静谧树林地带,过后就是一片精致的低矮楼层建筑。

清秀绿色小妖光彩照人

拿着通讯部打印出来的资料和详细安排,多伊尔身上也无具体任务,于是亲自带着卡西亚到住宿管理楼那里取了对应房间号码的密码卡片,领着他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幕让卡西亚想起当初刚进军部学校的感觉来了,经历的事情好像都是差不多的。

“还是一人一个房间,卡西亚你身份好像也特殊啊。”多伊尔在路上说,“帝方指派人员都会有提前通知,你身上也该带着光学加密后的文件才是。并且每一次来人,也是一堆一堆的,和你这样一个人过来,我在火山基地也只见过不多的一两次,但他们也是数十个人一起来的。可能你的情况和那些人差不多、、、”

这话说到一打住了,多伊尔想起了往年来多次的提醒和忠告,现在才突然醒悟卡西亚的身份除了军方特派人员外,也不会有其他的了。但难得见到一个他很想与之说上几句话的人来,多伊尔大概也是嘴巴上痒痒,觉得在一些战线常见的“事情”上,出于刚见面的好感,还是要提醒几句为好。这里死人很平常,敌人也不是一直都来自于远海共同国。

头像

About the Author: admin666